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华语MOOCs在传统与创新之间拔河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去年10月,北大和清华推出了一批MOOCs,经过一年的发展,其质量越来越好。我觉得MOOCs的教学过程,很像跑马拉松,只要坚持努力到最后,就是胜利者。MOOCs是一种新尝试,必然引发出传统与创新之间的拔河,像朱青生老师,就做出了许多突破与创新。在维持优良传统的冠冕之下,如何解开过时的、不必要的束缚,另辟蹊径,做出突破与创新,就看当事人的智慧与选择了!
MOOCs的教育过程像跑马拉松
由于我是先从西方的MOOCs开始学习,最初难免会以西方标准来要求华语MOOCs,但逐渐的,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东西方有各自的教学文化,大家在同一个平台上教学,正是让彼此观看、比较和分析“不同”,然后才能交流、激荡,趋向更好的“大同”。
举例来说,西方老师比较注重“师生关系”,而且对待学生如朋友,会从学习者的角度思考问题,把MOOCs教学当成一个有趣的实验,乐于跟学生交流,举办在线同步会谈,或是趁着出差或到外地开会的时候,与学生聚会,了解学生对课程的意见,很多MOOCs老师也乐于在课程结束后,分享教学实验的结果。
但是,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的老师比较重视“教学内容”和“考试难度”,以前有人把老师称为“教书匠”,我的体会并不深,但这次刚学清华大学的MOOC《建筑史》第一堂课时,我才对这个名词恍然大悟,深有所感。
一开始,明明看出来老师很有功力,但是讲的内容,跟我自己看书,没什么两样,所以开始质疑,有什么必要来听课呢?但一段时间之后,我再去看这门课,主讲老师不一样了,内容的图片增加了,解说也生动有趣了,幸亏我不死心,去看了第二次,才对这门课的印象有了改观。其实,北大的《艺术史》、清华的《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李戈老师的《计算概论A》,也都有倒吃甘蔗,渐入佳境的过程。
演讲像百米赛跑,一次定成败,像TED演讲,有时看了前两分钟,就知道要不要再继续看下去,而MOOCs则是马拉松长跑,讲究的是整个过程,而过程中老师面对挑战的开放性与积极性,主导了最后的成果,所以不能用一次的学习,来决定是否要继续学下去!
最具特色的互动:“独白”与“对话”
这批中文MOOCs中,有两位老师跟学生的互动最有特色,一位是讲《二十世纪西方音乐》的毕明辉老师,另外一位是讲《艺术史》的朱青生老师,毕老师每周给学生的,是一封非常长的信,除了谈当周学习的内容,也兼及自己工作与生活的回顾与感受,具有很强的“独白”特质。
毕老师每周在视频中的穿着也都不同,每次都让我眼睛一亮,教学内容中的文字、图像和音乐的解说搭配,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但缺憾的是,对于我这个音乐门外汉而言,测验题太多、太难,视频太长,播放很不顺利,答错题的挫折,加上无从得知正确答案的苦恼,使我不敢妄想拿证书。
朱老师则是正面迎接挑战的斗士,我说“斗士”,是抱着非常尊敬的心情的。说实话,我刚开始学《艺术史》,觉得太学术了,又没有字幕,视频又很长,几乎成了拒绝往来户。直到我从北京回台北,比较有空闲,再去看这门课,看到老师给学生的第二封、第三封信,再去看看新的视频内容,让我重拾起对这门课的兴趣。
朱老师给学生的信,则是“对话”的性质多,例如第一封信中提到“现在本课程已有近一万同学选修,北京大学校内还有近五百同学在进行修习……尤其是九位助教都是北大的学生,日以继夜为大家志愿性的奉献性的工作,极尽心力,还经常因为我的课程的原因受到各方的指责甚至呵斥,想来真是对不起他们”。
第三封信提到:“最近收到了一系列对我上课的语言和风格提出的批评,有些选课的人,自己已经是老师,还为我提出了具体的指导和建议,我很感激!”
MOOCs衍生出新的学术价值
在上MOOCs课程之前,我请教了一下老朋友王鲁湘,因为他老在电视里讲话。据他说,中央电视台在做《百家讲坛》的时候,也有一个选择讲师的前提:必须当过中学教师。
这是非常有道理的。
朱老师也在信中说出作为MOOCs先行者的艰辛:“我在每周一次的北大答疑课程上,一再地向同学们请求和拜托,MOOCs课程是一个指向未来的新事物,必须有人克服困难,甚至哪怕付出了极多的时间,还会受到轻视和羞辱,都应该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现在,我们做MOOCs课程所需备课时间,是一般课程的十倍,现在能把MOOCs课程的进度应付下来,已经比较艰难了,有些助教已经累得坐在媒体实验室的地上就能睡着了,有的在剪辑过程中生了重病。”
朱老师也在过程中看到MOOCs课的学术价值所在,他把学生关于“中国的眼光、现代的立场”的提问,在最后第11讲和第12讲中作为教学内容,加以回答。
朱老师认为这种方法,正是MOOCs所衍生出来的新的学术价值,老师与学习者之间构成直接的交流,并把与课程相关问题的讨论,直接表述为讲授和讨论的内容,使得网络成为一个“实时”和“在场”的知识创造与思想传播的机会。老师实时针对学生需求和认知差距,来弹性调整教学内容,激发出新知识的创造。
北大MOOCs考核高标准参加期末考需要勇气
另外北大李戈老师的《计算概论A》,也是越教越精彩,我尤其欣赏他最后讲的《关于面向对象》的视频,老师虽然没有露面,但讲得清晰自然,语调和蔼,搭配的案例与投影片极为贴切,是很好的教学范例。
我在北京时,听北大汪琼老师提到,北大MOOCs的定位,以提升校内教学质量为主,所以比较倾向推出原汁原味的北大课程,而非像Coursera中的某些课程,以开阔学习者视野和激发学习兴趣为目标。
或许是文化关系,北大老师们把考试和成绩,看得太慎重,学生们把同伴互评看得太严重,有点可惜。
例如《计算概论A》的课程评分,在1634名有成绩的同学中,286人通过了课程的考核,其中137人获得了优秀。而《大学化学》课程共有1208人参加考核,通过114人,其中78人获得优秀。
两个课程的通过比例都低于五分之一,是不是太低了呢?
这也让我对有勇气参加期末考的人,致上无比敬意!假如一个学生从头到尾参与课程,看了视频,也做了作业,还有勇气参加期末考,是不是也该给予一些肯定和激励呢?成绩标准一定要定得那么高吗?一定要维持名校的传统成绩考核标准吗?这方面有没有突破与创新的空间呢?
我觉得国外课程,给我“有努力,就会有证书”的感受,而且测验与作业的难度都可以接受,学习过程虽稍有紧张,但是快乐的,只要跟着老师的脚步走,拿证书的信心也越来越大,但华语MOOCs的测验题目,较偏记忆性,而且零碎,做起来很有挫折感,会打击士气,所以我干脆不做测验题,不考期末考,避免在努力一番后,还遭受打击!
凭良心说,北大、清华的课,不比台大差,但受到的关注度,好像远不如台大,一方面可能是“远来的和尚会念经”的心理作用,一方面是北大、清华开课初期,给学习者的印象不佳,大家没有耐心观察后续的发展过程,这是相当可惜的!
MOOCs是一种新尝试,必然引发出传统与创新之间的拔河,像朱老师就做出了许多突破与创新,在维持优良传统的冠冕之下,如何解开过时的、不必要的束缚,另辟蹊径,做出突破与创新,就看当事人的智慧与选择了!
邹景平,台湾淡江大学教育科技系课程委员会委员,台湾文化大学助理教授,并兼任多家公司顾问。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4年第1期 作者:文/邹景平  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zhongjiaomedia.com/zazhi/158.html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4/2/27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1428.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