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告别“高大上” 低门槛也可做MOOC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提到MOOC,全世界的人无不为它优质、免费的教育资源称赞。但是谈及做MOOC课程,可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目前,国内仅为有限的几所高校推出了MOOC课程,其他高校教师虽也有意为之,但由于MOOC高成本的制作方式,以及经验不足等原因,纷纷止步于设想阶段。怎么做MOOC课程?怎么做好一门MOOC课程?在《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培训中心主办的《MOOC课程设计与实战》高级研修班上,通过内行人的讲授后,学员们恍然大悟,纷纷表示,其实制作MOOC并不一定需要“高大上”的摄影棚、灯光、布景等,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就能制作出一门很好的课程。
在《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培训中心主办的《M O O C课程设计与实战》高级研修班上,通过内行人的讲授后,学员们恍然大悟,纷纷表示,其实制作MOOC并不一定需要“高大上”的摄影棚、灯光、布景等,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就能制作出一门很好的课程。
6月26日,首期《MOOC课程设计与实战》高级研修班在北京玉泉山如期开办,此次研修班由台湾教育部创业紫根计划、U-START计划主持人、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推广部产学研发长、中华数位内容协会副执行长廖肇弘教授/博士主讲,来自总参陆军航空兵学院、北京语言大学、对外经贸大学、四川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广东海洋大学、天津电大、深圳电大、北京工作职业技术学院、奥鹏教育、北京通铭派瑞科技有限公司、武汉易知行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人民卫生电子音像出版社及媒体记者共30多人参加了研修活动。
研修班为期两天,26日上午以理论讲解为主,主讲教师廖肇弘介绍了MOOC发展历程及全球发展趋势、MOOC概念、MOOC与微课、翻转课堂的差别等,并辅以丰富案例做详细讲解。26日下午及27日上午为实操环节,廖肇弘就MOOC课程的设计和制作做了深入讲解,并把随身携带的物美价廉的器材作为现场制作MOOC课程的道具指导学员创作。各小组学员还分享了他们集体创作出来的课程,并得到了主讲老师和其他小组成员的点评。廖肇弘在为期一天半的教学中,融合了行动学习法、哈佛个案教学法及沙盘演练,以及案例研讨、情境模拟、小组协作等耳目一新的授课模式。
27日下午,过来人教育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王迈主持的圆桌讨论会议,让学员们对MOOC平台的设计、运营、课程建设有了更实际的了解,使MOOC不再神秘。
MOOC的出现不是偶然
当一项新科技用户人数达到5千万的时候,会产生一种效应,叫网络效应,当连接点越多,网络效应就越强,随之亦会产生改变人类社会文明,甚至学习、人际关系等社会结构的变化,简单来讲,这是时势所趋。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很多工具也曾扮演过这样的角色,对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
“MOOC 不是凭空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杀手级’应用的出现一定有前因后果,才能造成它现在这么热络发生的原因。”廖肇弘如是说。
MOOC出现后分成了两个支派,一种支派是c-MOOCs,其创始人stephen主张,不需要开发平台,巧妙运用互联网上的工具就可以做学习活动,如微信、微博等。C表示连接,课件、教学、社群都可以不在一个平台上,只要用互联网连上工具、点跟平台和人,就可以组织一门学习活动课程。
第二个支派是x-MOOCs。它有Coursera、Udacity和edX等大平台,所有的课件、内容、讨论、开课都是在这些大平台上,人们把这种模式或做法称之为x-MOOCs,x代表集合式,所有资源在一个平台上汇整、交流、集中。
“虽然x-MOOCs 是当今世界主流,但也不代表没有c-MOOCs 的存在。在坐的各位老师在做MOOC 的时候也不必拘泥于某种方法,这两种形式可以一起来。”廖肇弘认为,做MOOC 课程不一定要用“高大上”的方式去做,用一些巧思就能得到很好的效果。
在研修班的实践环节学员们一起解决问题
另外,还需要了解的是MOOC跟微课、翻转课堂有哪些不同。微课比较像课件或是教材,是知识点的呈现,表现方式多样化。翻转课堂像是一条线,把微课一个个串起来。相比,MOOC则是一个面,它的层面更广、复杂度更高、组织力要更好一点,老师的投入比较多,教学设计也更深入。
MOOC和微课、翻转课堂最大的差别在于设计阶段,MOOC在设计的时候,会让学员清楚地知道学习的起点和终点,在这个过程中,学员要做什么准备,老师会教什么,上完这门课程后学员会得到什么,学员都一目了然,这些都会写在课纲里,并有进行的时间概念。
MOOC课程制作的术与道
在研修班上,有过两门MOOC课程制作经验的廖肇弘谈及MOOC课程的制作时直言道:“很辛苦!如果没有思考清楚就做MOOC,就会陷入困顿的境地,因为做MOOC很辛苦。”
目前,国外三大MOOC平台以及国内的MOOC学院等平台,主要汇集的是国外教师的MOOC课程。对比后,不少学员表示,国外的MOOC课程无论是在课程制作上,还是教师讲课等方面都非常吸引人。
那么,制作MOOC课程的核心是什么?如何把MOOC课程做到吸引人?廖肇弘给出了答案——最核心的是老师。因为只有老师才有好的内容,但是老师如果不具备对MOOC的理解,就很难做出受学生欢迎的课程。另外,像国外的MOOC课程,很多都是老师自己做的,在MOOC的发展过程中,包含了各式各样的应用,所以老师一定要了解平台、工具和教学设计。
廖肇弘表示,“制作的工具和手法是MOOC课程术的层次,而其中很关键的概念、模式、学习方法则是道的层次,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被具体地呈现出来,从学习的角度来看,教学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说到制作MOOC课程使用的工具,廖肇弘把自己常用的工具介绍了一番,除了常见的电脑、iPad之外,摄影镜头、投影机、麦克风这几件工具的价值合计不过两千多元人民币。做MOOC课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般“高大上”,其实利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和方法就能完成。而且工具并不是最重要的,好的课程不是要看画质有多好,最重要的是在制作过程中到底要怎么置入好的教学设计,内容的规划跟想要表达的教学理念如何有机融合在一起。
视频是MOOC课程非常重要的呈现方式。国外的MOOC视频有些是在摄影棚拍的,还有一些是在办公室拍的,也有用手写的,老师如果不会用工具很难做到教学的生动。MIT做过一份调查,MOOC学生对视频专注力忍受的极限是6分钟,超过6分钟,学习效果直线下降。也就是说如果用视频串起整门课,教学效果肯定很差,因此视频里要做中断点的设计。另外,视频做完后,还要多做一些互动式的设计,在有限的工具下灵活运用创意和规划。
除了长度和时间,老师讲课的方式也很重要。如果用电视台的规格来拍,投入太大,不一定每个老师都习惯这种拍摄方式,国内很多老师在实体教学的时候很生动,但面对摄影机的时候就比较拘谨。当然,如果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如入无人之境,侃侃而谈,虽然老师个人的表现很好,但是缺乏互动,给学生的感觉也会比较无聊。而且视频有字幕和没字幕差别很大,从很多的调查显示,有字幕的视频能有效保持人们对视频的专注力。
MOOC课程的制作和设计
经过了一个上午的理论讲解后,下午是学员们期待的实践环节。下午开课没多久,廖肇弘就给学员们布置了一个实战任务:30多名学员分小组讨论,每个小组形成一个课程项目组,开一门MOOC课程,在十分钟之内定一个课名,并要考虑课程素材的呈现方式。
学员们共组成了7个小组,接到导师下达的任务后,各小组成员纷纷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十分钟之后,导师要求每个小组在2〜3分钟之内把自己MOOC课程的课名、素材的呈现方式以及要达到什么效果讲述清楚。7个小组都不负厚望,圆满完成了导师下达的任务。
此次任务的安排,廖肇弘有着自己的意图,他说,“一门MOOC课程一放到网上就面临竞争的情况,因此需要激发学生有修这门课的热情,2〜3分钟的视频简介很重要,类似于一个电影的宣传片。”
学员要如何呈现这2〜3分钟,在此之前,廖肇弘通过一些生动形象的案例,传达给学员们一个信息:课程内容的呈现方式可以是多样的,可以是手写、表演、互动式、访谈式,也可以直接用PPT讲课,或者是全组人一起演一场情景剧等。一下子使得学员们的思维和视野放宽了很多,几名小组代表纷纷以各种形式介绍了自己创作的课程,其中来自广东海洋大学的四位老师集体上台进行了课程介绍。虽然各个小组的三分钟视频设计得还不够成熟,但已足见他们短时间内的进步。
“当清楚地知道这门课程要达到什么样的学习效果之后再一步一步推到系统化的课程结构铺成。”廖肇弘接着就一门课程的制作和设计做了详细的讲解。
要规划或讲解一门课程,先要有一个课程的主题。这门课程的概念要细分、展现的时候,首先要有课纲。一个课程是一个知识体的总合,课程有相应的课纲,这个课纲会有上课时间的规划,如8周或4周的课,在这个时间内展开课程的结构,课的大小、长短跟课纲有关。接下来是模块,每一个模块就是一个小的学习目标,一个模块里面有不同的段落或章节,每一个课程的段落有四个部分:知识授课、教学活动、作业和测验。这些要在一个段落中全部具备,当然,也许是在一个大的段落才有。当第一个学习目标达成后,接下来会循序渐进到下一个目标,直到每个目标都达成。
这样的结构就是最完整的一门课,每一门课就像一列列车,在起点一直往前开往终点,起点就是课程的简介,终点就是学习目标或学习成果。
MOOC其实应用或类比了实体课堂上的很多教学设计和互动,包括课纲、学习目标、学习设计、起点和终点等,这样就会让学生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清楚地知道会学到什么。另外,还有老师跟学生的讨论时间、作业和考试。
做MOOC课程其实没那么难
此次研修班学员以高校教师居多,在采访中记者得知,学员们大多是奔着学会制作MOOC课程而来的。培训当天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其中几名学员,了解了他们第一天的学习情况。
来自西北工业大学的历史老师张婧文已经开过两门公开课,一直有做MOOC课的打算,但是MOOC的高门槛,尤其是其“高大上”的制作方式让她望而却步。经过培训后,给了她很大的感触,“我觉得廖教授把这个门槛降下来了,用很简单的工具,很低廉的价格就能让我参与到MOOC制作之中,跨越了技术的障碍和成本的门槛,这点让我觉得特别重要。”
被问到公开课制作的经验能否用于MOOC,张婧文表示,MOOC跟公开课制作的流程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涉及的技术、老师的观念和态度也是不同的。好在廖肇弘的实战演练帮助她把整个制作流程捋顺了,包括拍摄的方式、课程呈现的方式等,尤其是在短时间内接收了国内和国际上大量的优秀课程信息后,有利于帮助她去粗取精,找出适合自己课程制作的方式。
广东海洋大学计算机专业老师丁又专学习了多门MOOC课程,并已经取得了两门课程证书,做MOOC课程一直是他的梦想,通过一天的学习后,他有两点感受,“第一,了解了以前不知道的一些工具、设备,我们真正去做一个MOOC,其实可以用比较低的成本去推行自己的想法;第二,通过与学员之间在不同特长、不同领域的碰撞后,学到了比较多的东西。”在他看来,MOOC适合用比较简单的模式,如可汗学院,而不适合走清华大学学堂在线这种高成本的方式,因为如果以高成本去做始终无法接地气。
“今年,我的目标就是力争开出一门MOOC”,丁又专说,“用几千元就能够打造一套MOOC制作工具,然后通过一些免费的平台发布自己的小创作,再在平台上开课逐渐培养自己做MOOC的感觉。”
人民卫生电子音像出版社的刘爱菊经过两天的培训后,颇有感概地说,“廖老师的课把我们引入到了MOOC的门口,让我们提起了兴趣,听后就想回去赶紧做这个事情。”相信所有的学员都与刘爱菊的想法一样,经过两天高质量的学习后,都怀着迫不及待的热情要投入到MOOC课程制作中去,这意味着不久后国内各大MOOC平台上又将多出一支生力军。(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苏群)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4年第7期  作者:本刊记者 苏群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4/8/12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1945.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