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清华大学于歆杰:MOOC有助于把教师的铁饭碗变成金饭碗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MOOC教师要习惯讲小故事
记者:您开设的《电路原理》课程目前已经有三万多人从中受益,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参与到这股MOOC浪潮中的?
于歆杰:原因很多,第一,我们要直接参与国际竞争。清华是世界一流学府,在世界上最前沿的教育改革上一定要有实践、有话语权,这是清华老师的一种责任。第二,我们发现,如果应用得当,MOOC可以促进校内的人才培养。第三,MOOC资源可以推动高等教育发展。今年秋季学期,清华大学将跟南京大学、青海大学、贵州理工学院等院校合作,让他们应用我们的MOOC资源,提高课堂教学质量,降低老师授课的时间。十年前,大学在读本科学生和专任教师的生师比是8:1,前几年这个数据涨到14:1,离开教育技术带来的巨大变革,我们不可能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在生师比上升的这种情况下,MOOC为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提供了可能,有助于我国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
记者:从您自己开课的经验来看,您觉得MOOC会给老师带来哪些挑战?
于歆杰:我觉得最大的挑战是要习惯讲小故事。我们原来更习惯于讲大故事,一个知识点或者章节需要90分钟,我们知道如何引入问题、什么时候转折、什么时候设下伏笔、陷阱在哪里,在过去的课堂中,我们把这些环节设计得很好。但在移动互联时代,没有人有耐心看90分钟的东西,所以你必须讲小故事,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其实,做MOOC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习过程,比如说视频、后期剪辑等知识都很有趣,能够参与其中,我觉得收获很大。
记者:您曾经说过,MOOC并不只是陶冶情操,还有实打实的硬课程。您觉得哪些课程不适合采用MOOC形式讲授?
于歆杰:完整地说,MOOC不仅仅有风花雪月的课程,还应该有硬课,这不是互斥的关系。不适合MOOC的课程也有,受众少的课程很少有人愿意学,这样的课程开MOOC就没有什么意思。当然它并不妨碍老师以MOOC或者微课的形式把它碎片化,帮助学生课前预习,加强课堂讨论。此外,如果课程本身实践性要求非常强,实践和指导的交互要求也很强,这样的课程也不可能完全MOOC化,比如说素描、钢琴、金工实习等。但是这并不妨碍用MOOC的形式来辅助教学,实践性再强也需要有讲授,讲授部分的内容用MOOC的形式可以做得比原来更好。在我看来,这并不是MOOC,它只是借鉴MOOC的方式来改善课程教学。所以我觉得不太适合MOOC化的课程就这两类,一类是偏门的、受众少的课程,一类是交互性比较强的课程。
记者:您认为MOOC是不是适合所有人来学习?
于歆杰:是的,所有人都可以从MOOC中学到知识。MOOC都是名校、名师、名课,敢出来“溜”的老师都有“两把刷子”。从整体质量而言,MOOC的故事性不如《百家讲坛》,但学术性要强于《百家讲坛》。
让飘在天上的MOOC接地气
记者:9月15号,您将上线新的课程《电路原理》,现在已经有几千人报名了,您认为一门受学生追捧的课程,应具备哪些要素?
于歆杰:我觉得第一需要名校、名师、名课,互联网时代需要这种英雄效应、明星情结,要有感召力。第二,要让学生选择并且持续学下去,就必须按照MOOC的规律来办事。因为很多大学老师都经历过多次教学改革,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原来那些经验、成果或者产品是不是稍加修改就变成了MOOC?实际上,这种思路是不可取的。如果按照这种思路来做MOOC,还不如不做。我所说的“MOOC规律”是指课程要具备MOOC的特点,例如,所有的学习环节都能够在MOOC平台上实现,例如,知识点要碎片化,且必须在打碎的同时有相应的措施帮助学生重新建构知识体系。
记者:您认为MOOC与传统课堂教学之间是否有联系?
于歆杰:联系很紧密。这涉及到MOOC的落地之道。怎么使飘在天上的MOOC能够对实体课堂教学产生积极的影响?这里有很多方案。清华内部已经做了两种改革试点:第一种试点是让学生在课前把一节大课原来要讲的知识点全部用MOOC的方式来自学,学生都学完后采用翻转课堂的模式来讨论知识点。老师引导学生来贡献学习心得,把实践融合起来。从去年开始,已经试点了三个学期,效果很好。第二种试点是学生不用来教室上课,所有课程全部通过在线学习。课程老师每两周找学生讨论一次,然后学生参加和其他班级相同的期中和期末考试。从考试的平均分来看,和传统课堂平行班的学生相比,这些学生处于相同的水平。下一步,我们还会在其他几个学校做不同的尝试。这些都是我们做得很实的事情,就是要让飘在天上的MOOC影响实体课堂。
记者:从第一批MOOC上线至今,是否有过让您特别震撼的事情?
于歆杰:很多。我的课程在edX上线的第一天,就有学生问我:“你这门课是不是反映东方教育实力的一门课?”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说:“我觉得中国的基础教育很强大,作为美国人,我可能完全跟不上这门课。”我告诉他:“中国有句老话,你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自己来尝一尝。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梨子,请你尝一尝吧。”让我诧异的是,这么一门纯理工科的课程,还涉及到了人文的东西。所以,虽然我们主体是知识传授,但还是有很多价值观的东西被带进来了。通过这个课程,可能会改变国外学生对于东方或者对于中国的一些印象。
我的第一部分课程结束于去年12月份,随后就在论坛里搜集学生对第二部分课程的建议,发现有很多学生写了非常长的帖子,说得很具体,包括第一个给我提问题的那位美国学生也写了很长的帖子,让我们很感动。此外,还有学生把他们的学习笔记发给我,笔记非常认真。对于MOOC这种飘在天上的课程,居然有学生这么认真地学,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前面提到清华翻转课堂的试点。我的课程里面有一部分内容非常难,叫“卷积积分的图解法”。这部分内容老师在课堂上讲起来都很费劲,学生听懂就更不容易。但试点过程中,采用翻转课堂的形式让学生先学,然后几个学生一起从头到尾以一个例题为线索,居然全部推完,而且结果也是正确的,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实际上,通过MOOC,如果提前布置了合适的预习内容,我们可以在课堂上组织非常高质量的课堂讨论,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例子。
记者:对于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院校,如果他们想开设MOOC,您有什么建议?
于歆杰:第一,要有特色,不能以弱碰强。每个学校都有它的优势课程,什么课程既拿得出手,别人又还没开设,应该优先去做。MOOC时代实际上给了很多人新的思维。在我们原来的校园内,不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现在有了这种竞争,大家的思路拓宽了。比如《烹饪和物理的关系》这类课程,它不完全是交叉学科,课名本身和课程的内容都很吸引人。这类课程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产物,也就是说既要吸引人,还要有科学性。第二,我觉得每一个开MOOC的老师,至少自己要拿一个MOOC的证书,否则他就不知道这事儿怎么玩。
记者:您刚提到互联网时代的课程要吸引人还要有科学性,那您如何看待内容和形式的关系?
于歆杰:我觉得都很重要。从今年9月份开始,我们将推出全英文配音的视频,英文字幕+英文配音。可能有人会问,你们怎么敢于跳出来跟MIT的电路课程来竞争?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如果说你的课程不如人家,学生选你的课程除了能学学中文外还有什么用?所以在同一个平台上,内容非常接近的课程,我们对内容的处理、基本的理念必须是世界一流的。我们有这样的自信。
另外我觉得形式也很重要的。尤其现在有很多将要做MOOC的老师,他们有这个兴趣,但是并不是很清楚怎么做MOOC。所以在这个时间段上,强调形式也很有必要,否则做出来的课可能会“四不像”。
MOOC发展具备互联网时代特点
记者:做MOOC现在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MOOC要持续发展必将考虑开源节流,您认为MOOC有哪些可操作的盈利模式?
于歆杰:我觉得这是互联网时代的特点,都得先烧钱,然后才有盈利模式,或者说可持续发展模式才会逐渐涌现。高等教育可能跟纯商业模式不完全一样。第一种模式是未来有可能会有第三方考试机构出现。这个第三方的考试机构分布在全国各地。如果学堂在线这个证书足够值钱,就有可能参加落地化的考试,这个证书的含金量要比现在的证书要高。比如说《电路原理》,讲授的难度可能比清华校园课堂稍微低一点,如果学生能够通过我们认可的第三方机构考点的考试,我们可以认为你在清华也基本能通过。如果你是一名高中生,在报考清华大学自主招生的时候,你拿出这么一张证书,它会比其他竞赛的证书更管用。
第二种模式,虽然MOOC兴起于高等教育,但它挣钱的渠道可能要跟企业培训相结合。不管是学堂在线还是中国大学MOOC,未来都可能朝这个方向发展。企业从社会上招人的时候,可以要求应聘者在某个平台学过几门固定的课程,拿到这几门课程的证书成为投简历的必要条件。这些课程,企业完全可以和学校共建,这样就很容易达到他们的质量要求。对于企业人力资源部门来说,他们能够更好地把控人才的来源,对于学这些课程的学生来说,需要交钱,因为这些课程能帮助他们更好地通向企业。
第三种模式就是刚才说到的把课程向别的院校转移。对于学生来讲,如果他只是一个知识获取者,永远不会收钱。但是如果是成建制的课程转移,未来有可能要收钱。
总之,盈利的方法有很多,现在都在探索。至于课程的制作费用,我认为如果不是经济特别紧张的话,还是应该尽量把MOOC课程做好一点,不要太控制成本。MOOC实际上挺像一个国际性的比赛,它需要在国际的舞台上展示,如果没有质量,别人就不会关注你。所以花足够的钱是值得的。
记者:除了盈利模式尚在探索,另一个非议MOOC的话题就是辍学率,您如何看待MOOC的辍学率?
于歆杰:这很正常。有相当一部分学生选课不是为了拿证书。有很多学生看了很多内容,做了很多题,但是他们不参加期末考试,他们觉得学这些内容就够了。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指标叫“有效学习率”,我觉得这个指标比通过率更重要。在MOOC早期辍学率高很正常,因为有很多人是听说了这个新名词,他想体会一下,并不是对课程本身感兴趣,而是对授课的形式感兴趣,这样的人很多。根据学堂在线底层的数据,我的《电路原理》课程,有大约50%的注册学生没有发生过任何学习行为。
记者:只是注册?
于歆杰:对。我觉得这在早期可以理解,大家就想尝试一下。今年秋天,我要开完整的第二遍《电路原理》。我觉得从第二遍开始,有效学习率会好很多,因为这个时候该尝试的人基本上都尝试过了,所以辍学率就会降低,来的人基本上都是想学的。接下来考验我们的是什么呢?MOOC面对的学习者范围非常大,从中学生到已经参加工作的人,各个层次、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如何让不同水平的学生在平台上学习是我们要考虑的。今年新推出的《电路原理》增加了对微积分和线性代数的介绍。《电路原理》在清华是在大一第二学期开课,学生要有微积分的基础,但是有很多学生是中学生或者还没有微积分基础的大学生,所以我们微积分的基础要通过电路老师来讲解。随着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学生多样化的背景,对于MOOC环境下学生学习的行为或者习惯会理解得更加深刻,我们会做出更多好的改进,这也是降低辍学率、提高有效学习率很重要的措施。
MOOC影响大学教育才能走得更长远
记者:您觉得MOOC在未来教育中会发挥怎样的作用?
于歆杰:从我内心来讲,我是认同“革命”这个词的,虽然这个词很猛。革命是及物动词,首先要搞清楚谁革谁的命。我认为把MOOC作为课前学习资源,有效改善课堂教学或者提高讨论质量,这种教学和学习方式就是在革我们按部就班进行讲授的传统教学方式的命。而且这种革命在很多高校已经出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同“革命”说。但是我并不是说上MOOC的老师要革掉上传统课的老师的命,那是理解偏差。我一直说:“有了MOOC以后,如果这个老师足够灵敏、足够敏感、足够活跃的话,可以利用MOOC资源使教师的铁饭碗变成金饭碗,因为他能给课堂上的学生提供比原来更好的服务。”
记者:您是说MOOC可以提升传统课堂的教学质量?
于歆杰:原来大家都觉得我们本科教育很成功,因为世界顶尖的学校都来抢我们的学生去读研究生。但现在有越来越多反思的声音,因为我们的学生很少能够提出跟别人不一样的想法。清华每四年有一个教育工作讨论会,今年的第24届教育工作讨论会就提出“把人才培养的核心归纳成价值塑造、能力培养和知识传授”,优先的是价值塑造,其次是能力培养,再次才是知识传授。这在原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我们原来总是把“为学生未来的学习和科研提供足够充分的知识”作为首要培养任务,韩愈说过:“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我们原来就是授业,是我说了你听了,然后你记住就完了。我们没有传道,更没有解惑。
有了MOOC这种模式以后,除了授业,我们有很多时间来传道,有很多时间来解惑。通过讨论碰撞来塑造学生的价值观,训练学生的批判精神。MOOC这件事儿真能做实,它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高等教育的教育方式。
记者:您觉得MOOC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
于歆杰:首先MOOC起到一个非常好的作用,那就是促进了教育的公平性。从促进教育公平角度来讲,资源共享课和视频公开课都没有做好,目前来看,MOOC做得很好,未来还会做得更好。我觉得MOOC能够走得长远或者说可持续发展的话,还需要跟高等教育绑得非常紧,它需要影响大学教育,才能走得更长远。(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罗勇)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4年第8期  作者:本刊记者 罗勇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4/8/16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1962.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