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MOOC名师』北京大学陈江:精益求精与循循善诱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名师风范
如果没见过北京大学的陈江老师本人,光看他的《电子线路》课程,你可能会觉得他是一个精力过剩的人——他的《电子线路》每一周的课程呈现方式都不一样,每一节课都力求精益求精。跟他一起首批开设MOOC课程的老师都觉得他把制作标准定得过高了,一致建议陈江,“你把要求放低点,就可以早点做完了。”而陈江却有些固执,“第一次做MOOC,还是应该尽可能多尝试。这样,将来改起来也能知道怎么改比较好。”
8月初正是北京大学游客最多的时候,顶着夏日骄阳,记者随他走进了北京大学理科二号楼7层的办公室。映入眼帘的完全是理工男的标配——各种仪器、设备、书籍堆满了几个书架和书桌,使本来就不大的房间更显局促,而陈江却在这片混乱之中游刃有余。
采访的时候,陈江刚刚结束给高中老师的培训,准备马上着手《电子线路》后半部分课程的准备。暑假对他来说是难得的大块时间,但和“清闲”却是毫无关系。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陈江的课程除深入精辟的讲解外,还加入了大量学科之间的知识类比,带领学生从对比中获取知识,促使学生把所学知识进行理解后形成体系,悟出其中的道理。在采访时,陈江举例说,“差分”方法跟金融的“套期保值”有异曲同工之妙,见我一脸疑惑,他停下来,结合视频用最浅显的语言、一步一步由浅入深地让我明白其中的道理。师者的耐心和循循善诱可见一斑。难怪有学生评论说,“私下跟其他专业老师交流陈老师的课后,对陈老师愈加佩服了。”
虽然《电子线路》在网上的评分很高,学生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是他还是认为有太多值得改善的地方。“比如单纯录屏的几段课程的动画显然还不够流畅”,他希望让学生一直感觉到目不暇接。他一直在搜肠刮肚地琢磨,希望尽可能地利用有限的资源更好地完善课程,“我的立场是:这门课做完之后,我可以很好意思说,这是我做的东西。”
采访快结束时,陈江解释了一下第二周课程为何不愿意自己上镜头的原因,“因为我在录第一周课程的时候,一转身就看到了肚子的曲线。唉,又该减肥了!”(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苏群)
■对话名师
北京大学陈江:匠心独运 引导学生学会独立思考
越早做MOOC越有优势
记者:您开设的《电子线路》自上线以来,受到了学生的好评,但是您《电子线路》开到一半就停下来了,是有什么隐情吗?
陈江:我是北大第一批开设MOOC课程的老师,但和其他课程的情况不太一样,我的这门课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惭愧状)。其实我把去年8月份一直到今年1月份这段时间留出来制作这门课,以为一定能在这段时间内做完,没想到真正做起来会这么慢。到了1月份,有个不得不做的项目把我拖进了一个泥潭,导致课程的录制搁浅了,只好把课程停下来,跟同学们说抱歉抱歉。这门课肯定是要做完的,现在正在录,预计在今年秋季将重新开课。
记者:既然科研的工作量这么大,为什么还要开MOOC呢?
陈江:我本来就喜欢教书,个性也适合做MOOC。最重要的是,我觉得MOOC是一个趋势,所有的教师都站到同一个舞台上来竞争,做得越早的人就越有优势。如果早一点开课,做得不够的地方未来还有改善的机会,同时也能获得很多经验;如果做得晚,机会就会越来越少,一旦做得不好,可能会一蹶不振。
记者:除了项目的原因,课程做起来特别慢也是导致课程停下来的一大原因。为什么课程做得那么慢?
陈江:1个星期的课,即使几乎用全部精力去做,也要大约3到4个星期。慢的原因有三,一是这门课完全是我一个人在做;二是MOOC的《电子线路》跟我在课堂上讲的定位不太一样,课程的结构和内容都有相当大的调整;三是我在课程中做了很多动画,动画多就意味着我在录制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它跟PPT的配合,要配合得严丝合缝,这个难度比较大,很容易NG重拍。
课程的品质高会有更多学生受益
记者:自从采用MOOC授课以来,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陈江:给我最大的教训是做MOOC应该要组一个很好的团队,或者说,把MOOC课程当作一个项目,有很明确的责任分工和人员安排,这是做MOOC的第一要素。我当初没组队是因为有这方面的自信,因为除了课程自己讲之外,图片、动画、视频剪辑我都学过,所以我想尝试一下一个人做一门MOOC课程的感觉。而且,考虑到如果课程改动比较大,与别人合作的话,进度上可能会受掣肘。另外,我又想把课程做出给人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觉,几方面原因加在一起就使得我做课程的时候花的心思比较多,进度也就慢了很多。
跟很多老师把时间进度放在第一位的态度不同,我把时间进度放在相对次要的位置。因为我觉得如果课程的品质高,会有更多学生受益。
记者:您认为做MOOC最难的是什么?
陈江:对我自己而言,最难的是拍摄,这可能是很多老师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没有镜头感,说得专业一点叫缺乏表演素养。老师们习惯了面对学生讲课,这样很自然,对语言的要求也比较松。我相信很多没录过课程的老师都一样,一旦面对摄像机就紧张,一紧张就容易出现口误。而MOOC的视频应该是一气呵成的,虽然可以有一些后期剪辑,但相对比较麻烦。要想达到最理想的效果,只能一遍遍地重录。所以,我觉得MOOC老师接受一些表演的培训会很有用处。
记者:除了没有镜头感外,语言组织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您是如何克服这一点的?
陈江:我尝试过写好脚本来读,好处是少了很多口头禅、语气词,坏处是念的时候语言很生硬。而且有了脚本之后,录的时候总感觉眼神不对。另外,提词器只能显示一小部分,所以还需要有人一起配合来滚屏或者翻页才能讲课。一般情况下,只能尝试着打好腹稿,录的时候一遍不行再来一遍。
记者:有学生评价说您的课程进度、手势和动画配合得天衣无缝,您是怎么做到的?
陈江:理科教学跟文科不同,很多时候要借助于公式、数字、图表进行阐述,这样才能让人形成很深刻的印象。而复杂的图像图表和公式,只有采用动画来逐步展现,才能最合理地引导学生关注的焦点,所以我的课程有大量的动画。这些在前期做PPT的时候都是设计好的,在录的过程中通过教师的引导逐步展示出来,让课程看起来很自然。
但问题也不少,比如说把二十几个图块的动画串在一起,就需要非常清楚地知道各个图块动画出来的先后顺序,同时还需要配以恰当的解说。如果顺序颠倒,或者动画跟我的解说词对不上,就只好NG重来。而且录制现场可能还会发生其他状况,譬如手机不小心响了,润喉的饮料喝多了说话时打嗝等等,所以NG的次数很多很多。剩下的一半课程,我会和公司合作,使用他们的录播室,相信速度能提上来不少。
记者:MOOC制作真如外界所言制作成本很高昂吗?您的《电子线路》花了多少钱?
陈江:有的学校确实有一门课几十万预算的情况,他们是跟公司一起做的。而北大的课程都是自己在做,学校的录播室是对我们免费开放的,没有什么硬成本,最多是给助教一些津贴,但是人力要搭上去很多。这次跟公司的合作是不算钱的,因为公司想做MOOC课程的样板,而我又想比较认真地雕琢一门课程,双方一拍即合。但如果真要算的话,钱也会花不少钱。
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比好成绩更重要
记者:《电子线路》您都教了很多年,内容是您再熟悉不过的,为什么还要把这门课程重新安排?
陈江:电子线路也叫模拟电路,是电子系最难的本科课程,也是最主要的基础课。但是这门课程非常的不系统——它不像数学那样,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良好的体系和框架。电路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其中的数学和计算的成分其实不多,更多的是经验。而基于经验的课程大多是非常难讲的。
另外,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模拟电路被数字电路取代,它的应用也越来越少了。所以,要把一门很难、应用前途又很少,同时却又非常重要的基础课程做成MOOC是非常难的,而制作一门相对枯燥晦涩的课程又不是我的期望。基于这些因素,我把《电子线路》重新进行了归纳,把有用的知识提炼出来,让学生能够学习到其中的道理——这些道理既可以用在电路上,也可以用到别的地方,比如说用于编写程序、构造机械系统、分析社会变迁等等。
记者:您希望通过讲授这门课程达到一个什么目的?或者说让您的学生最终学习到什么?
陈江:我主张以讲道理为主,尽量淡化计算。这门课程中也有不少比较复杂的计算,但是我并不希望学生把精力用于此处。让大家学了这门课程之后就会算几个放大器电路,这个虽然也有些挑战,但是生活中很难用到,因此价值也就不大。毕竟思维才是最重要的。前面我说过,这门课在一百多年的发展中,融汇了很多的道理,而其中多数道理是可以再借鉴到别处去的,我就是从这个角度去教这门课的。
有学生跟我说想把这门课当作考研的辅导教程,我不建议他这么做,因为我并不专注于讲解考研那几类题的解决方法。我不认为考出好成绩比培养自主思考的能力更重要。
记者:这些想法在课程中是如何体现的?
陈江:我的课程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把PPT用到了极致,第二个印象是课程内容跟现在主流的课程不一样,我完全是从一个让学生自主领悟课程中的道理的角度去设计的。所以我很刻意地在每一周的内容(视频或者习题)中添加一些乍看起来跟电路基本上没关系、实际上道理却是相通的内容。如果学生融会贯通了这些道理,就可以举一反三到其他的事物上。
记者:您可以举个例子吗?
陈江:在第一周的课程里,我讲到电路中差分传输信号的方法,即在一个有很大干扰、波动的环境中,可靠而稳妥地传递信号的一种方法。这听起来完全是电路的东西。但是这个思路却可以用在经济活动中——在一个波动很大的市场中,可靠而稳妥地赚取加工利润。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在金融中有一个词叫套期保值,实际上它背后的理念和电路中差分传输信号的思路是一致的。这种类比以前没有人做过,而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跨学科的对照模式。所以有的学生觉得我的内容安排得比较奇特。
记者:那不担心学生听不懂吗?
陈江:视频课程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翻来覆去地听,一遍听不懂可以再听一遍,甚至减慢了速度一句一句地听。另一方面,即使最后实在理解不了也没关系,因为这门MOOC又不是必修课,它的作用在于拓展学生的思维——能够拓展自然最好,而拓展不了也没什么损失。当然,如果学生真的想弄明白,可以主动到课程论坛上去问,去讨论。
MOOC为教学质量划了条底线
记者:对于后半部分的课程,您觉得有哪些方面需要提升和改进?
陈江:总体而言,应该是继续做尝试吧。我每周用的制作课程的方法都不一样,实际上我是在试探哪一种方法做起来更合理。我所说的合理不一定是最经济的,而是性价比最好的,或者说,通过投入较少的人力和财力而做出来让学生觉得很不错的课程。所以开课的第一年我纯粹是在试探,等到尝试的方法足够多了,找到了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方法,到下一次开课或者开别的MOOC课程,就按照我认为最合理的方法重新做。
记者:您觉得MOOC能长远发展下去吗?
陈江:可以。因为学习的需求一直存在。以往,不管老师教得好不好,都在大学的围墙里面圈着,学校的学生、学校外部都难以对其教学水平做出客观的评价。而现在,MOOC已经穿越了学校的围墙,把所有的老师放到同一个舞台上去同台比试 —— 一个讲课成效低于MOOC课程的老师,在教室里是会被学生们鄙视的。所以对整个教育行业来说,无论如何,MOOC相当于为教学质量划了一条底线。虽然现在MOOC还不见得完全体现教师高水平的教学,这也是由录制课程过程中教师们的种种不适应造成的,但由于老师相互间的竞争可以不断地抬升这条底线,教学也会随着时间的积累,朝着更充实、学生更喜欢的方向发展。(北京报道/本刊记者 苏群)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4年第8期  作者:本刊记者 苏群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4/8/19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1972.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1 #北大教授为什么要扣上清华的名称
北大教授为什么要扣上清华的名称 文章名称写清华?文章中写北大,居然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改?
曹殿波 于 2015-6-4 11:14:17 回复
多谢这位热心网友,标题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