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MOOC照进课堂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从2013年5月清华大学及北京大学签约Coursera和edX开始,MOOC(慕课)在中国已经两年了。两年中,高校MOOC发展速度让人吃惊。截至2015年3月10日,中国大学MOOC平台上宣布的MOOC已经达到320门,edX平台上清华、北大课程累计33门,Coursera平台上北大、上海交大、复旦、西安交大课程共计47门,清华学堂在线上线了国内10所大学的102门课程,好大学在线预告67门,累计课程数量(不重复计)大约在450门左右,发展速度非常快。
MOOC背景下酝酿的课堂改革
日前,北京大学数字化学习研究中心针对全国实施了MOOC的高校做了一项调查,在“高校建设MOOC的初衷”这一问题中,23所高校中,有17所选择了“促进校内教学改革”,比例达到74%。而在“提高学校知名度”和“扩大学校影响面”这两个动机方面的比例分别是8.7%和17.39%。有趣的是,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针对全美大学MOOC的调查报告中,“提高学校知名度”和“扩大学校影响面”这两者的比例是最高的。由此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大学进行MOOC建设的动机差异还是比较大的。急切地希望通过MOOC改进大学课堂的效果可能是MOOC在中国能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两年中,中国大学的MOOC结出丰硕的果实。两年后,MOOC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面向全球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之外,MOOC进入了大学自己的课堂,成为课堂改革的重要基础。
北京大学数字化学习研究中心所做的调查中,有来自全国的955位教师接受了问卷调查,其中,有165位正在使用翻转课堂的教学模式教学,占总人数的17%。认为“能够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对促使自己实施翻转课堂有显著及以上影响的教师达到了80%。这也说明了提升学生的学习体验是教师希望通过翻转课堂来满足的一个普遍需求。
与此相呼应的是各高校在教学改革规划中对MOOC的提及。2014年底,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相继推出其教学改革规划,随后,全国20多所高校也纷纷推出改革方案。在教学改革这一项中,促进“以教为中心”向“以学为中心”的转变成为主流。如在清华大学中,就明确提出“要从以教为中心转向以学为中心”,要积极利用“MOOC”等新技术。可以说,整个教学改革方案中充满了MOOC 的印记。
实际上,长期以来,人们早就意识到“以学为中心”的重要性。但一直找不到一种合适的路径去改变传统模式,实现向“以学为中心”的转变。那么,MOOC会不会给传统课堂带来一些改变?
北京大学校长助理李晓明认为,现在时机已到。因为“以学为中心”的课堂所需要的各种技术资源成本降低,使得大规模应用成为可能。
“今天,利用在线教学技术就是很有希望的、且具有普适性的一个办法,将来也会变成‘离线(offline)+ 在线(online)’的混合式教学,也就是O+O模式。”李晓明说,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课堂已经难以圈住学生,大量知识,尤其是事实性知识,不再需要教室就可以获得(而且很可能效率更高)。50分钟一堂课的安排,更多的只是传统条件下教学管理的一种便利。“离线+在线”混合式教学模式,简单地讲,就是多了一个优化教学活动的维度。
2015年4月底,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明确表示“鼓励高校结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和需求,通过在线学习、在线学习与课堂教学相结合等多种方式应用在线开放课程。”
MOOC、翻转课堂、SPOC的三位一体
那么,基于MOOC 资源的课堂教学是什么样子?有人把它叫做是翻转课堂,这个由美国两名年轻的化学教师提出的概念被一些人所认同,也被一些人抵触。“课堂如何能翻转?”抵触的人们更愿意接受“混合式课堂”这样的说法,但实际上,在研究者的理解中,这二者是趋于一致的。
翻转课堂(flippedclassroom)“翻转的是课上和课下学生的行为”。清华大学电机系副教授于歆杰比喻说:在传统课堂中,教师在“教书”,学生在“听课”;在翻转课堂中,教师是“裁判员”,学生是“运动员”。翻转课堂比起传统课堂来说有许多不能及的地方,但是翻转课堂有一点传统课堂望尘莫及的优势:学生是课堂的中心。
而基于MOOC资源实现翻转课堂,对两者来说都焕发了新生。要实现课堂内的翻转,意味着各种思维的大爆发,各种讨论、提问将会充满课堂。那么,基础性的知识何时进行? MOOC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两者相互适应:MOOC资源解决了教学内容的问题,翻转课堂解决了教学方法的问题。这样听起来似乎非常顺理成章:学生从MOOC 平台上预习,这是课下的事情。到了课上,已经有了充分知识储备的学生们就可以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并就此进行讨论,从而使得课堂从单一的老师讲授变成了学生讨论和思考。这就是MOOC资源下的翻转课堂给人们最直观的感受。
但是,光有MOOC平台就足够了吗?事实上,许多尝试过翻转课堂的教师认为这是不够的,至少是不充分的。他们引入了另外一个概念:SPOC(smallprivate online course),就是教学平台(课外学习环境),直译为小规模受限在线课程。理由是:翻转课堂以学校和班级为单位展开教学,而各个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进度不尽相同。针对本校本班学生,教师需要能够根据教学日历,调整MOOC资源。更重要的是,MOOC平台提供的反馈信息,是针对数以万计的社会化学习者的统计学习行为。而在翻转课堂内,教师需要的是对整个翻转班每一名学生的历史学习行为和学习结果的统计数据。所以,两者对数据挖掘的粒度和需求有很大差异。“因此利用MOOC资源开展翻转课堂,需要SPOC平台的支持。”
于歆杰在经过一年多翻转课堂实践后,提出一个“以学生为中心进行教与学”的理念,如图1所示。图中的外环意指MOOC资源、SPOC平台和翻转课堂分别提供以学生为中心的教与学模式的教学内容、教学环境和教学方法;内环是学生在该模式下的学习行为:从课前预习知识,到课堂通过讨论巩固知识,最终课后总结、讨论掌握知识。可以看出,教学内容、教学环境和教学方法的选择和实施,是对教师施教层面的考虑;课前预习、课上讨论、课后总结讨论的闭环学习过程,是对学生学习层面的考虑。它们都是围绕学生发生有效学习行为而专门设计的。
改变课堂之前,要考虑什么?
就如大学一开始对MOOC的态度:“如果MOOC有可能使得大学变得更加有竞争力,那为什么不早些行动呢?在看不到具体的未来之前,加入似乎是当下最合适的选择。”同样地,对待在MOOC资源下进行课堂形式的改革,许多MOOC 教师的态度依然如此。
在北京大学数字化学习研究中心的调查中,还没参与翻转课堂实践的教师中有50%以上表示,“支持翻转课堂的政策气候与趋势”,其中,已经制定时间计划的教师在“能够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的能力”上体现出了更为强烈的动机。虽然正在实施翻转课堂的教师并不占多数,但有相当一部分教师计划实施翻转课堂,而且在计划在近期内,即一年以内实施翻转课堂的教师的数量是总人数的51%。
但是,一门翻转课堂的组织并不是容易的,它涉及到许多资源的调配。传统些的,比如教室的调配;新潮些的,比如课堂内的新工具,如国防科技大学在他们的混合式课堂内所使用的即时课堂问答系统iClicker。
那么,做一门翻转课堂,需要考虑到哪些问题?
于歆杰认为:
1. 教师和学校必须明白,你想要通过这样的课堂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每所大学、每门课程、每个班级的学生,其情况和背景都各不相同。所以其目的也不一样,这样,课堂的组织也需要围绕当前存在的痛点展开。2014年,清华大学、青海大学、南京大学、贵州理工学院等高校基于相同的MOOC资源开展“以学生为中心的教与学”,因为目标不同,面向的学生不同,所以他们的课程组织方式也是不同的。
2. 能否找到足够优秀的MOOC资源?
MOOC的特点是可定制化,那么,如何围绕课堂需要定制出课堂所需的、能吸引学生的MOOC资源?
3. 是否能找到足够优秀的SPOC平台?优秀的SPOC平台,需要能为教师提供灵活的课程编排功能和完善的学生学习行为和学习结果反馈功能,要为学生提供贴心的提醒功能和完善的社区论坛功能。
4. 打算怎么选学生?
首先,让多少个学生参加这种模式?与传统课堂不同,这种模式的特点是学生“带着嘴”来上课。因此务必为每位学生准备充分的表达时间。其次,学生的选择严重依赖于改革目标。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铭就认为:学生的选择是很重要的。她提出分层这个概念,她认为,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方式都不一样,如果只是不加选择地在某些班级进行翻转,很可能其中一部分属于“旁观者”,会让课堂的效果大打折扣。
5. 课前、课上、课后都让学生干什么?
换个角度问,怎么才能让学生发生有效学习行为?这是整个以学生为中心的教与学模式的核心。各个学校的学风不同,改革目标也不同。
6. 如何评估效果?
具体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与学来说,对效果的评估当然完全依赖于目标。如果目标是创新性,则需要拿出学生具有创新精神的创新实例来。如果目标是学习效果,则需要拿出学生的学习状态和统计期中/期末考试成绩比较来,以证明经过这种模式培养的学生,在答题方面,比平行班有明显优势。
此外,混合式教学需要学校在政策与基础环境上的支持,也需要软硬件的支持。在国防科技大学,为了达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国防科大做了两件事,一是大力促进教师技术培训,他们的教师现在已经有相当大比例都参加了针对BOPPPS模型的培训;二是在课堂内,每位学生都有一个iClicker,以便教师可以通过工具获得学生整体的,真实的对课程内容的掌握情况。
有一点必须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课程、所有学生都可以进行混合式教学或者是翻转课堂,实际上,作为一种新的区别于传统的教学方式,它对资源的要求比较高。“在当前条件下,我们没有能力为全体学生的所有核心课程都提供这样的模式。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都提供这样的模式。这种模式最大的收益不是成绩的提高,而是让学生养成探索的习惯、合作的精神、表达的能力和强大的自信。”于歆杰说。
来源:《中国教育网络》2015年5月刊  作者:王左利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5/5/13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2552.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