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信息技术如何重塑未来教育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教育领域最大的国际会议——世界教育论坛,5月21日刚刚在韩国的仁川落幕,与会的多国高官和专家又立即转战中国青岛,参加5月23日~25日举行的首届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
如果说仁川会议确定了未来15年教育发展的风向标,也为未来教育领域的ICT(ICT是信息、通信和技术三个英文单词的词头组合,是信息技术与通信技术相融合而形成的一个新概念和新技术领域)奠定了基础,那么在青岛召开的这场由中国教育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举办的、主题为“信息技术与未来教育变革”的大会上,92个国家的50多位部长级官员和多位信息化技术行业的领导者,探讨的则是“如何使用信息技术,推动新的教育日程的执行”。最后大会通过了《青岛宣言》。
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拥抱技术
过去的10年让ICT日渐主流化。不可否认的是,ICT已经变成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处在ICT纪元。”乌拉圭教育部副部长Fernando Filgueira Prates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期待在不发达国家的教育领域推动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我们长久以来希望通过技术改变教育和教学的工作。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各个国家在尽力推进全民教育。”
实际上,很多国家在制定自己的教育信息化发展战略时,ICT都是不可回避的一部分。
以不丹为例,这个被认为是最不发达地区之一的国家,如今也在制定今后15年的教育信息化发展计划。不丹的教育官员介绍,他们的目标是“让每个人有能力使用信息化的技术,也有能力使用设施”。在这个过程中,让每个人都学会使用ICT是巨大的挑战。
卢旺达也把ICT看成未来发展的核心。卢旺达教育部部长Stanislaus Bernard Lwakabamba解释,该国所有行业的发展都与ICT有关。今年年底,他们的目标是所有的学校和公立机构都能连接网络。
尽管国家不大,可是乌拉圭早在2005年就提出“每个孩子都有一台电脑”的口号。对他们来说,要讨论的是如何让ICT和教育实现有机的融合。
韩国经济能迅速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教育的作用功不可没。在教育中使用信息化技术也是韩国的发展重点之一,过去10年,韩国政府很关注ICT在项目中的应用。
与会代表达成这样的共识:教育信息化突破了时空限制,是缩小教育差距、促进教育公平的有效途径。因为信息技术的应用,能以较低的成本,把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农村和边远地区,缩小教育差距和数字鸿沟,可以让全球1.2亿失学辍学儿童的读书梦不再遥不可及。
巴林教育部部长Majed Ali Hasan Almajed Alnoaimi认为: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现在必须做好准备拥抱数字世界,拥抱数字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
卢旺达教育部部长Lwakabamba持有同样的观点:“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拥抱技术。我们不可能把技术关在门外。”
不能为“信息化”而“信息化”
如果说,过去国际社会关注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获得教育,现在关注的则是如何改善教学。
博科娃表示:“我们都相信,教育,尤其是高质量、包容性和变革性的教育必须是新历程的重中之重。”她强调:新的技术不是附加在教育之上,而是融入教育。
这也是本次大会召开的目的:多国一起探讨如何把信息技术融入各个学科。
实际上,推进教育信息化,信息技术只是手段,发展教育才是目的,关键是融合创新,促进传统教育与信息化教育的优势互补。
一些国家的与会者指出了问题:目前,过于强调教育信息化设备的应用,而没有关注教育过程和内容。英国开放大学的Peter Twining教授介绍,英国的一份报告显示,大多数的教学方式并没有让我们从技术中受益。
经合组织官员Andreas Schleicher认为:“技术可以扩大教育的覆盖面,但是不能提高质量。”
正如一位参会者所言:再先进的技术、再高级的软件,也无法替代教师的言传身教;再多彩的视频、再精美的画面,也无法替代面对面、手牵手的温暖鼓励。
“信息技术能推动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和自适应学习的发展。”英特尔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夏乐蓓说:“教育与信息融合的真正价值体现在教育的过程之中。”
华中师范大学校长杨宗凯认为,我们现在还处在“新瓶装老酒”的阶段,虽然已经有了电子白板、电子教材等先进的设备,但是在电子化外衣下,信息化并没有重塑教育方式和课堂生态。
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教育信息化的最终目的是促进教育改革创新、提升教育发展水平,不能为“信息化”而“信息化”。
“只有改变教学法,才能真正从中受益。”Peter Twining教授说。
必须防止技术鸿沟带来的新的不平等
一个普遍的观点是,信息技术的普及可以缩小教育鸿沟,但是在经合组织官员Schleicher看来,如今,技术的发展反而扩大了鸿沟,“教育强调的是平等,但是那些拥有技术的人和国家更加领先,没有获得技术的人和国家继续处于劣势。”
巴林教育部部长Alnoaimi也认为ICT使个人接受到的教育质量差距越来越大。他举了个例子,因为使用了全新的技术和应用,20%的人群的收益可能更多。但是对于教育者来说,必须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享受到20%的人群可以享受到的教育质量。“这是社会面临的问题。”他说。
英特尔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夏乐蓓也认为,在科技发展过程中,必须关注公平和教育质量,“我们不希望在提供高品质的工具方面是不平等的”。
Schleicher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建设基础设施。经合组织国家现在已经提高了教育基础设施的标准,缺的是教学方法的改善。他建议可以参考上海的做法。
乌拉圭教育部副部长Fernando Filgueira Prates认为,必须变革现有的课程。而要做到这一点,不仅仅依赖技术,还要让老师获得资源,在政策上和系统上支持。
巴林教育部部长Alnoaimi建议,现在要对老师进行更多的培训,保证他们可以充分掌握信息技术,“否则投资很多,效果不一定好”。
如何让ICT的成本更低
一位来自非洲的参会代表直接发问:信息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很多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面临贫穷、冲突和饥饿等问题,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并不多,如何让ICT的成本更低?
使用技术来改善教育不应该仅仅是富裕国家的特权。这也是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期盼。
在卢旺达教育部部长Lwakabamba看来,这取决于一个国家是否把这个问题放在优先位置上解决。“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如果改变优先级,总有一些资源放在教育领域中。”
Lwakabamba认为,最重要的是有政策,必须有支持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使用的领导层,这个领导层可能是国家级的,也可能是校长和老师们。
Lwakabamba直言,卢旺达曾经是一片废墟,如今也面临着疾病贫穷。但是,“我们有充分的决心。我们知道资源有限,必须把资源放在最重要的方面。”
经合组织官员Schleicher非常赞同这个观点。他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优先重视,然后再看如何运用技术改变现状。
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建议是,加快推进教育信息化,要坚持机制创新,广泛吸引社会各方力量。他认为:“教育信息化涉及政府、学校和社会三个方面,必须动员各方力量。”
袁贵仁介绍,中国充分发挥政府引领性作用,公益性设施由政府主导投入;充分发挥市场提供个性化产品的优势,个性化资源由企业竞争投入。
韩国教育部副部长Chae Chun Gim分享了韩国的经验:一是确保教育信息化政策一贯性;二是政府继续给予资金的支持,确保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三是监督,通过监督来了解ICT的影响,此外,还需要很好的评价体系。
乌拉圭教育部副部长Prates建议建立一个全球的信息化基金、全球化的信息教育网络和全球的数据中心。“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知道自己肯定会犯错。三年后肯定有新东西出现,犯错是21世纪学习的基础。”Prates说。
“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技术不断涌现,新的教学模式不断产生的今天,教育信息化不仅肩负着重塑传统的任务,同时也肩负着不断创新的使命,教育信息化是一个需要全球共同面对的课题。”中国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说。
这也是各国面临的共同的挑战。巴林教育部部长Alnoaimi说,从ICT角度来说,现在我们是全球的ICT公民。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准备好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原春琳
 

标签:教育信息化
分类:e教育|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5/5/28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2575.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