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后MOOC”时期在线教育三问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在线教育是一种通过信息通信技术来增长知识和技能的方式,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视频通信技术的发展,在线教育如火如荼地开展,由MOOC延伸的各类应用模式正在实践,在线教育进入了“后MOOC”时代。从静态的共享资源逐步走向互动性的开放课堂,在线教育的理念和模式正在发生着重大的改变。本文从在线教育的目标和“后MOOC”时代的趋势切入,通过分析在线教育对传统教学三要素产生的影响,阐述在线教育平台的支撑基础,并展望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方向。
随着MOOC实践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教育研究者从“喧嚣”中回归,开始思考在线教育的本源和MOOC背后的教学理论支撑,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从“海啸”中警醒,开始探索在线教育融入日常教学后多种教学模式的应用。从教学理论研究的视角,按照教学模式的不同,MOOC分为xMOOC、cMOOC及tMOOC三类。
当前为人们所熟知的MOOC平台如edX、coursera等就是基于xMOOC模式。xMOOC以行为主义学习理论为基础,侧重于知识传播与复制,强调视频、作业和测试等学习方式,其课程体系高度结构化,有着与传统课堂一致的课程结构和学习流程,其教学理念是:教师是专家,学生是知识的消费者,学习是学生习得由课程设计者组织并由教师传递的知识结构框架的过程[1]。cMOOC以乔治·西门氏教授提出的联通主义学习理论为基础,侧重于知识结构与创建,强调创造、个性化、社会网络学习,跳出传统的课程结构框架,以学习内容为起点,学生通过资源共享与交互扩展进行学习。在这种课程模式中,教师提供的资源成为知识探究的出发点,学习者产生的内容成为学习和互动的中心[2]。tMOOC以讲授主义和建构主义为基础,采取基于任务的学习方式,侧重于自组织和内容动态生成,强调在完成多种任务中获取各类技能。
正如哈佛大学在线实验学术委员会主席罗伯特·略教授所说,MOOC仅仅代表了在线教育的初始形态,而现在好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我们已处在“后MOOC”时期。最明显的是,教学方式正由完全自主在线学习向混合学习、翻转课堂、协作学习、研究性学习转变,这是经过短暂的“喧嚣”和“炒作”之后的理性回归。基于此,本文尝试分析在线教育给传统教学带来的影响,并阐述在线教育平台应有的支撑基础,以展望未来教育可能的模样。
1.在线教育对传统课堂产生了哪些影响?
1.1 教师的角色和作用发生了什么变化?
教学资源的形式和内容的多样化、教学空间的扩展、教学模式的更新以及教学管理的现代化,使得“知识灌输”型的传统教学模式遭受冲击,尤其是近年来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更是使得传统的知识垄断严重削弱,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建构主义理论的支撑下,在线教育与传统教学的融合,将更加强调以学生为中心和个性化学习,教师的中心地位、权威进一步削弱,逐步转变为服务者、协调者、组织者。
在线教育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教师负担,提高了工作效率,并且有利于提升教学质量,主要体现在三点:对教学评价方式的改变,对教学资源积累的支持,对教学数据的应用。传统教学评价主要关注学生对教材内容和教师讲授知识点的掌握程度,评价方法是将学生的作业和考试答案与标准答案进行比较,判别对错,教师承担的评价工作是大量枯燥的重复性劳动。信息技术的发展把教师解放出来,使得个性化教学成为可能;而教学过程中积累的知识库、答疑库、习题库等,也逐渐形成了每一位教师自己的教学资产,为其提高教学水平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这一场变革中,优者更优,真正致力于教学的教师将快速转变观念、转换角色,从单纯的知识传授者变为导学者、助学者、促学者、评学者,将传统的指令性教学变成建设性的学习服务,从而极大地提高自己的职业素养和教学水平。
1.2 学生的学习动力与适应能力能否增强?
在传统教育中,课堂教学以灌输式为主,学生被动接受知识,完成练习、测试。而结合在线教育平台的学习过程更加强调个性化、自主化,学生完全成为教学过程中的主体,学习的目标更加清晰明确,不再单纯是为了应付考试、取得文凭,因此学生必须更加主动地进行阅读、思考、讨论,必须更加合理地安排学习计划,这对于学生的自学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生对结合在线教育平台的混合式学习的适应能力还有待提高。虽然如此,这类学习方式还是呈现出比较乐观的效果,康姆比菲斯(Combéfis)、Xu Xiaoshu等人研究发现,学生通过尝试回答问题要比接收答案学得多,推动学生去建构解释要比给他们提供解释学得多。
1.3 对传统教学模式是颠覆还是支撑?
近年来的MOOC浪潮一度被认为将引起传统教育的“海啸”,将完全颠覆传统教学模式。然而,静下心来思考,在线教育与传统教学真的是一种颠覆性的变革吗?或者说,技术的发展真的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吗?让我们从教育的本质以及在线教育目前的技术水平来分析。
首先,在线教育课程提供标准化的内容和高质量的讲课视频,有良好的应用效果。但教育的目的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是人才的培育,“教书”和“育人”是不可分割的两面。在传统大学课堂上,学生除了接受知识、培养技能之外,还通过教师的言传身教和人格魅力学习如何做人做事,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在线课程学习不具备的[3]。因此,教师的作用不可替代。
其次,就目前而言,虽然在线课程学习的交互性非常强,但在短时间内仍无法达到课堂上面对面交流的效果,尤其是实验要求较高的课程,虚拟实验的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虚拟实验的开设还受制于实验环境成本。同时,应用AR技术和学习分析技术的成本之高,也使得技术应用受到一定限制。
2.智能教学平台的支撑基础何在?
2.1 实现碎片化和知识点体系二者的平衡
网络时代,“随时随地的碎片化学习”这个口号喊得很响。然而,尽管碎片化带来便利,但大多数学科都应该有系统性,如果说碎片化是目的,那岂不是偏离了学习的本意?教育领域的深层学习是一种学习方式,目的是建构有意义的学习,在记忆的基础上理解、归纳、掌握、运用,结合原有认知结构,批判性地接收和学习新知识,建立知识间的相互联系,通过分析,做出决策和解决问题的学习[4]。因此,如何在碎片化的同时不丢失其系统性,更好地发挥技术的潜力,提供深度的学习,就成为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课题。基于此,支撑教学的在线教育平台中知识体系的构建及其与各类资源的关联,就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碎片化后的学习内容整合的问题。
2.2 实现一体化电子教材与平台的融合
视频学习是当前MOOC平台的重要形式,但并不唯一,从实践来看,纳入一体化电子教材的平台对深层学习的支撑效果显著,正如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郑莉老师在一次报告中所说,文字所能承载的信息依然是最多的,视频和文字的有机组合或许是目前在线教育平台最好的应用模式。嵌入课程平台中的电子教材不仅具有成本较低、使用快捷、占用带宽少等优势,更能够丰富MOOC平台的资源,衍生出相应的数字学习服务;而电子教材呈现出的交互性和学习支持也值得关注。
2.3 实现以练促学的平台设计
要加深知识理解,真正巩固所学知识,有意义的练习必不可少。在线教育平台需包含三大类练习功能设计。第一是随堂练习,包括三类问题:①框架性问题。在教学视频开始或进行练习之前出现,旨在帮助学习者将先前知识与视频内容或练习内容联系起来。②反思性问题。有助于理解主要原则和一般性结论。③记忆练习问题。旨在帮助学习者构建需要长时记忆的概念的线索和联系。第二是围绕知识点的自测,这是学习者对自己知识点掌握情况的整体了解,使其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联系和巩固。第三是教学过程中教师布置的作业和测试,学生在教师引导下完成平时知识的巩固,这也是在线教育与传统课堂最直接的结合。
2.4 实现平台对教师教学的支撑
德国波茨坦大学克里斯托弗·梅内尔(Christoph Meinel)教授指出:“MOOC是对传统大学的颠覆性延伸而不是威胁或者替换,它不能取代现存的以校园为基础的教育模式,但是它将创造传统大学过去无法企及的、完全新颖的、更大的市场。”虽然新兴的MOOC平台在支持大规模学习群体的自主学习方面作了有益探索[5],但是教学模式相对单一,对教师的支持力度不大。考虑到当前在线教育平台的混合式应用,要求在线教育平台能够更好地支撑教师对教学进度的掌控、对教学资源的管理及对教学交互的应用。
2.5 通过数据获取实现学习分析
学习分析技术是《新媒体联盟地平线报告:2015高等教育版》中提出的关键技术之一。学习分析是网站分析在教学领域的应用,借助数据来分析学习者的特征,收集和分析学习者在网络学习活动中进行交互的大量信息,以便提出更好的教学方法,让学生更加主动地学习,甄别有可能辍学的学生,评价影响学生完成课程和获得成功的因素。通过对海量用户数据进行精密分析后的结果反馈、课程完善、应用生成、个性化教育发展,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教学系统(Intelligent Tutoring System,ITS),是未来教育平台的发展趋势。脑科学技术、基于大数据的学习分析技术和技术增强的学习技术或许将成为推动教育深层变革的主动力。
在这一过程中,未来数据的获取成为关键。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自带设备”被《地平线报告》列为一年内将被采用的教育技术。自带设备是指人们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或其他移动设备带到学习场所,装载在设备上的个性化应用程序,不仅可以让人们更好地组织笔记、教学大纲和校内外课程表,更可以随时随地地获取数据,使得数据的收集更加完整。另外,虚拟实验室数据的对接以及终身学习概念的应用,也将进一步完善平台数据维度,使得真正基于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学习成为可能。基于学习分析技术,可以切实帮助学生建立较为完整的知识体系,明确学习目标,提高学习效率;有助于教师迅速发现学习者的学习弱点,进行有针对性的答疑,从而提升教学质量。
3.未来在线教育走向何方?
虽然在线教育目前尚未显现其“颠覆性”的力量,但其对当前传统课堂的冲击和影响已逐渐深入,根据《地平线报告》,自适应学习技术和物联网将会在未来4~5年被教育领域广泛采用。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通过“学习”人们的学习方式,适应每位学生的学习进度并适时调整内容,或者在学生需要时提供个性化辅导,进而大规模提供个性化教学。人们的生活和学习将变得高效而合理,自适应学习技术和物联网的应用将整合个性化学习材料,提供即时反馈的形成性评价,使得高效的混合式学习成为可能。
在这样的基础上,以教师为中心向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转变,从传统课堂向高效学堂的转变,才能真正发生。新一代学习者,新一代教师、助教、导学,新一代学习与课程评价模式,全新的师生关系,才能逐渐形成。
参考文献:
[1]顾小清,胡艺龄,蔡慧英.MOOCs的本土化诉求及其应对[J].远程教育杂志,2013(10).
[2]祝智庭,刘名卓.“后MOOC”时期的在线学习新样式[J].开放教育研究,2014(6).
[3]赵亮,卢凯,钱程东.冷静思考,积极应对——浅谈MOOC的挑战与对策[J].计算机工程与科学,2014(4).
[4]顾小清,冯园园,胡思畅.超越碎片化学习:语义图示与深度学习[J].中国电化教育,2015(3).
作者简介:杨竹筠,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 100084
来源:《科技与出版》2015年第5期 作者:杨竹筠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5/12/28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2901.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