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从学分到学位:MOOC与大学的融合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MOOC自2012年美国大学推出以来,发展迅猛,全球许多一流大学都纷纷加入和创建各种MOOC平台,推出自己的MOOC平台课程。但仅一年之后,对MOOC的质疑也纷至沓来。2013年1月,Udacity与圣何塞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合作,提供一门数学与统计学课程的MOOC实验计划,但效果不尽人意,30%的校园学生合格完成了入门的代数课程,但只有18%的网络学生完成;其他MOOC平台的课程也大多只有5%~16%的完成率。[1]而且,MOOC平台的师生和生生互动也还差强人意。美国有学者批评MOOC只是“巨大的在线演讲厅”,缺少有效的教学方式,认为观看名牌大学著名教授的讲座视频,然后参加测验和完成论文接受考核,这种方式仍然与传统的教学方式没有根本的差别。MOOC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乔治·西门斯(George Simens)也指出,“如果2012是慕课元年,2013将成为反转慕课之年”,“批判慕课,比倡导它会更加吸引眼球”。甚至有媒体报道,现在已处于“后MOOC”(post-MOOCs)时期。[2]但在各种质疑声中,世界各国大学MOOC的发展并没有停止。2013年至2014年,世界各国的大学尝试了许多将MOOC与校园教学相融合的创新。本文将从MOOC与大学融合的角度,分析大学MOOC发展的最新趋向。如果说2012年加入各种MOOC平台,开设各种课程是世界许多大学发展MOOC的第一阶段,那么在经历了狂风暴雨式的发展之后,大学的MOOC发展迎来了第二阶段,那就是从学分到学位——大学MOOC开始了与大学校园教育全面而深入的融合。
一、大学的MOOC学分
(一)对MOOC学分的质疑
随着MOOC的发展,美国知名MOOC平台Coursera、Udisity和edX虽然推出了可以认证的课程证书,学生在完成课程后可付费参加考试,考试合格则可获得证书,但学生仍然无法获得大学认可的学分,其主要原因在于MOOC的质量与可信度。在许多教育人士看来,即使MOOC的许多课程是世界一流大学的教授所讲,但MOOC还是无法与院校真实的课堂教学相比。
在美国,2013年3月加州参议院曾提出一项关于MOOC学分的议案SB520。该议案提出,鉴于现在高等院校教育资源严重不足,众多课程人满为患,许多学生无法注册选课的问题日益严重,加州所有的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应给认可的网络课程授予学分认证。加州民主党参议院主席达瑞尔·斯坦伯格(Darrell Steinberg)指出,由于教育资源的欠缺,大部分学生没有机会选修课程,这导致全加州112所社区学院中,每所社区学院平均都有7,000名的申请等候者。加州州立大学的学生也由于选课不足,只有16%的学生能在4年里毕业。议案提出者主张以在线教育为手段降低大学的费用,增加学生学习的机会,提高教育的效率。该议案提出由加州“公开教育资源委员会”确定选修人数最多的50门课程,将其转化为网络课程。如果学生在第三方机构的网络平台选修这些在线课程,修满课时合格后,可以获得相应的学分。[3]但是,加州教师协会(California Faculty Association)的主席莉莲·泰泽(Lillian Taiz)表示,“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网络课程对所有的学生都是有益的”,反对认可MOOC学分。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的校长蒂莫西·怀特(Timothy P White)也指出,“我们需要创新,但我们也需要高品质的教育,并要时刻警惕这一问题”。[4]2013年,杜克大学教务长彼得·兰格(Peter Lange)也表示,杜克大学不会向在Coursera平台上完成杜克大学两门在线课程生物电和遗传学的学生授予学分,无论这些学生是否是该大学的注册学生。虽然这些课程是由杜克大学的教授所讲,但其“授课方式与我们教授杜克大学课程的方式不同”,它没有固定的上课时间,而且也不涉及面对面的指导。[5]
正如西班牙IE商学院(IE Business School)项目主任马丁·伯姆(Martin Boehm)所说的,“还有许多能力——比如语言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团队合作技巧——是MOOC无法培养的。一流学校不会承认这种学分……接受较低的标准将是危险的”。欧洲大学协会(EUA)高等教育政策部门负责人迈克尔·格贝尔(Michael Gaebel)在谈到MOOC学分时也强调,“虽然在欧洲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障碍阻止MOOC在欧洲学分市场上立足,但问题在于,如果大学开始承认这些学分,那么是基于何种条件来承认?”。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局(Quality Assurance Agency for Higher Education)评审主任斯蒂芬·杰克逊(Stephen Jackson)认为,最重要的是可信度,“只有证明学习成果是实实在在的,才应被授予学分”。[6]
综上所述,许多教育界人士认为,关于MOOC学分认可的障碍在于:一是虚拟环境下难以辨识学习者学习的真实性与可信度;二是难以保证MOOC的教学质量与学习效果;三是MOOC学习目前更多地还只是体现在知识的教授上,而教学不仅是知识的教学,也是情感的教学,它还应包括师生之间情感的交流、价值观的影响等知识以外的内容。
(二)对MOOC学分的认可
可以说,评估与考核是MOOC学分认可中最具挑战性的问题。针对上述问题,各大MOOC平台和大学纷纷采取措施来确保MOOC学习过程和考试成绩的真实性和可信度,确保MOOC的教学质量和学习效果。这些新举措主要可归为两类:一是加强对学习过程、考试环节的监管,以保证虚拟环境下学生学习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完善对学生虚拟环境中学习结果的水平测评;二是限制授予MOOC学分的学生身份,以保证MOOC学习的质量。
关于第一类举措,对于学习过程,一般采用新的追踪技术来验证学习者的身份。例如,Coursera引入了“签名追踪”(Signature Track)相关技术,来识别注册了证书选项的学生身份,以保证学生学习过程的真实性。在第一批“签名追踪”5门课程中有4门是本科课程,另外一门课程是职业学院课程,具体为:加利福尼亚大学的Pre- Calculus、Algebra,杜克大学的Introductions to Genetics and Evolution、Bioelectricity、A Quantitative Approach,宾夕法尼亚大学的Calculus:Single Variable。对于学习结果,目前出现了3种评估与考核方式,即人工监考、线上考试和考试中心测评。Coursera早期聘请监考人员或助教,收取考试费用,为学生提供在实体教室的考试。为了减少费用,2013年2月,Coursera开始尝试上述5门MOOC课程的在线监考,注册了这5门MOOC课程的学生需参加带实况监督的在线考试。Udacity也使用一个自动的作业评分系统,同时与电子考试公司Pearson VUE合作,如选CS101课程的学生交付89美元,便可参加75分钟的有在线监考的期末考试。另外一些MOOC平台则选取设立带监考的考试中心来解决这一问题,如Iversity是一个位于柏林的MOOC平台,成立于2013年10月,它就选择用传统的现场考试来评定那些注册了试点学分制课程的学生。
随着MOOC平台学习监测与学业水平评估手段的完善,MOOC学分的认可也得到了逐步的实现。正如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首席信息官杰夫·海伍德(Jeff Haywood)所说:“带监考的考试中心帮助我们解决了可信度问题,大学由此便可向MOOC课程授予学分。”[7]
2013年3月,Coursera“签名追踪”5门课程获得了美国教育委员会(Ace)的认可,对这批MOOC课程给予学分推荐。在授予学生学分和学位时,目前美国有超过2000所大学会参考美国教育委员会的推荐。Coursera也计划继续与美国教育委员会合作,希望更多的课程获得学分推荐。目前Coursera已经与Proctor U合作,可以让身处世界各地的学生通过Webcam参加考试。所有这些环节学生均需交费。由Proctor U提供的考试服务收费为60~90美元,而Coursera证书签名费用大概在30~90美元。除此之外,如要获得美国教育委员会的认可证,还需要另缴费90~190美元。[8]
为保证质量,许多大学为实现MOOC学分认可采取的另一举措便是限制学生身份,只为本校在校学生认可MOOC学分。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环球学院(The Global Campus)是美国第一所认可MOOC学分的大学。2012年9月,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环球学院宣布接受Udacity的在线课程“计算机科学导论:建立一个搜索引擎”(Introduction to Computer Science:Building a Search Engine)的转移学分(transfer credit)。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环球学院建立于2008年,主要为在职的成年人提供学士和硕士学位教育。新的举措规定,攻读本校学士学位的学生如果获得Udacity这门课的结业证书,并通过皮尔森VUE考试小组监督的考试,便可获得3个学分。在这之前,一些欧洲大学,包括萨尔茨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alzburg)、佛雷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Freiburg),柏林自由大学(the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和慕尼黑工业大学(the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也已宣布认可这一课程的学分。[9]
随着数字课程与大学校园现有课程交叉的日益密切,MOOC学分得到了美国更多大学的认可。现在安蒂奥克大学(Antioch University)的学生也可以通过Coursera获得MOOC学分。在麻省理工学院的4,500名学生中,超过50%的学生选择MOOC作为其课程学习的一部分。主要面向成人教育的加州约翰·F.肯尼迪大学(John F.Kennedy University)也已经开始承认学生在EdX上取得的学分。[10]
在中国,许多大学也积极将MOOC与校园教学进行融合,部分高校已经开始承认MOOC学分。从2014年9月开始,清华大学将马克思主义原理、电路原理、大数据等基础课程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在校学生经过院校教务处的确认后,可在其MOOC平台“学堂在线”上选课,只要通过考试,一样可以拿到学分。这意味着学生通过在线学习可以直接拿到学分。云计算等几门课程也将逐渐走向线上。学生们在线上完成学习,以学生互评的形式完成作业,最后的考试以传统方式进行:进入考场,由老师监考,闭卷答题。2014年,“学堂在线”还尝试推出自己的学分互认体系,推动国内的几所知名高校基于“学堂在线”平台进行课程互换,以实现资源互补,将MOOC学分推广到更多的高校。[11]
2014年,上海交通大学自主研发的中文MOOC平台“好大学在线”还首次打通了西南片19所高校的MOOC学分互认。西南片高校联合创办于1994年,如今已有成员高校19所,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东华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等高校。19所院校的学生通过这一平台,可选修来自海峡两岸暨香港知名高校的优质课程,并可获得相应的学分。例如,上海交通大学的《媒介批评:理论与方法》、台湾新竹交通大学的《孙子兵法与企业经营》、《微观化学世界——初阶基础课程》、香港科技大学的《计算机导论》等。[12]
2015年4月28日,我国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意见》,“要求根据教师、学习者的需求变化和技术发展,加强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的师资和技术人员培训;在保证教学质量的前提下,推进在线开放课程学分认定和学分管理制度创新”。[13]可以预见,随着MOOC的发展,大学对MOOC学分的认定必将越来越普遍,相关制度也将越来越完善。
二、大学的MOOC学位
(一)对MOOC学位的质疑
相比于传统大学的学位,MOOC一开始只能给学习者提供课程结业证书,这使MOOC远离正规教育。而且,与传统大学的学位相比,目前MOOC课程结业证书的“含金量”也不高,MOOC证书的价值缺少社会广泛的信任度与认可度。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首席信息官杰夫·海伍德(Jeff Haywood)教授指出,授予MOOC学位最关键的问题是MOOC的课程内容和学习量与学位所需的学习量不相符。他以爱丁堡大学在Coursera上推出的首批6门MOOC课程举例,每门课程的时长仅为5周。他认为如果要认可MOOC学位,“需要的是一套能被串接在一起、形成某种有价值东西的在线课程”。[14]
美国学者约翰·希利·布朗(John Seely Brown)和保罗·杜奎德(Paul Duguid)在分析在线学位信任度的缺失时指出,学习不是装货,教学也不是送货服务,学校更不是“装货地”,人们不应将学位看成是“现场知识的提货单”、“学校交付知识的收据”。大学的学习具有“学徒般活动”的性质,其学习并不单单是一个获得知识、信息的问题,它需要培养专业者的性格、举止和观点以及专业的精神,而这都需要在与教师和同学之间的相处中习得和培养。群体的支持、团体的价值对人们学习的内容与方法具有重要的意义。[15]这种“学徒般活动”借用心理学家杰姆罗斯·布鲁纳的分析便是,它既包括“学得”(learning about),又包括“学做”(learning to be)。“在学做的过程中以及在成为一实践群体一名成员的过程中,一名个人发展着一种社会认同”。[16]所以,大学学习并不是只让学生接触到知识、信息就可以了,重要的是学生要与多个群体接触,而大学的独特价值也正在于此。经过大学学位阶段的学习,学生从“学得”进入到“学做”,才可能成为某一群体的一员。因而,“在线学位只能提供传统学位一半的内容,不可能当做百分百的等同学力”。[17]
针对在线教育对传统大学的挑战,美国学者约翰·希利·布朗和保罗·杜奎德还认为传统大学可用学位来竞争。他们指出,“我们并没有把颁发学位想象成是大学的唯一功能,但那确实是它们独有的、重要的特征”。“在美国4,008所高等院校中,1,741所是两年制专科学校,2,267所是4年制大学。这后面的4年制大学中,有1,862所只提供学士学位,1,369所包含硕士学位,有488所提供博士学位。这些授予学位的大学共招生大约1,460万名学生。……美国高等教育体制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答案只有一个,就如上面的统计所示,那就是因为它们能够提供学位”。[18]而且,传统大学的学位与文凭具有广泛的公众支持与认可——即大学能维持公众的信任和保证学位的价值。[19]的确,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发展,大学拥有崇高的学术权威,制度化的高等教育机构天经地义地拥有对专业技能与能力标准的决定权,从而拥有学位颁授、合法文凭颁发的一种垄断,[20]而这种垄断并不是轻易就能被打破的。
(二)对MOOC学位的创设
尽管对MOOC学位的质疑很多,但随着网络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知识生产与传播方式的变化、人们生活方式及学习方式的改变,以及终身学习需求的增长,这一切还是阻挡不了MOOC学位的出现。关于MOOC学位,edX的总裁阿加威勒(Agarwal)在接受Independent网站采访时,批评教育界接受新技术的速度缓慢,他说:“从16世纪以来,交通工具已经完全改变了,从牛车到马车到航空飞船,但是从教科书发明之后,教育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改变。不过在未来的十年里教育会完全改变模样。这并不是说教师们会失去工作,而是学生们获取学位的方式将会发生改变,更多的人将通过在线接受教育。”[21]2014年,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创设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MOOC硕士学位,实现了完全基于MOOC的学位教育,为学生提供了创新的学习方式。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拥有全美顶尖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它与Udacity合作,向全球的学习者提供基于MOOC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硕士学位,学费仅为6,600美元,远远低于传统的在校学费4.5万美元。佐治亚理工学院为这一MOOC学位项目提供课程内容和授课教授,并因此获得60%的收入,Udacity公司提供MOOC平台和授课助理,获得其他40%的收入。但与早期MOOC的完全开放不同,佐治亚理工学院对攻读这一硕士学位的学生设有录取门槛,以保证学生具备相应的学习能力,以保证教育的质量,从而保证这一MOOC硕士文凭的品质与价值。2013年10月至2014年5月,佐治亚理工学院共收到来自93个国家的4,014份申请。其中,前三个国家是:美国3,098份申请,印度316份,中国125份。2014年春,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的MOOC硕士项目第一批录取了375名学生。随后,在2014年夏季和秋季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又先后招收了两批学生,现在攻读这一MOOC硕士学位的学生共计1,395名。这些学生的平均年龄为33.5岁,绝大部分在IT行业工作。他们来自54个国家和美国47个州,其中来自中国的学生有30名。这些攻读MOOC学位课程的学生完全通过MOOC学习,可以获得在线辅导和其他支持服务,最后需接受监考考试。佐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学院院长兹维·加利尔(Zvi Galil)博士期望在未来几年,这一MOOC学位项目每年可吸引多达1万名学生就读,因为网络课程不涉及签证问题,这给招生带来便利。他表示,“这完全是未知的领域,所以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能否扩大规模。我们只想证明这是可以实现的计划,能够以低成本提供高质量的学位课程”。[22]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MOOC硕士学位的创举,获得了美国社会和教育界的高度关注。奥巴马总统也积极评价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创新可以很好地解决高等教育的成本问题,为更多的人提供优质教育。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Obama)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顾问物理学家詹姆斯·盖茨(S.James Gates Jr.)表示,“从单门非学分课程跨越到全面的学位课程,可能标志着MOOC下一个阶段的演变——这将为高等教育带来真正的变革。也许兹维·加利尔和塞巴斯蒂安·特伦将被证明是MOOC领域的莱特兄弟。对教育技术应用于扩大教学规模来说,这是首个深思熟虑、考虑周到的举措。这可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23]
2015年5月7日,我国清华大学也宣布正式启动国内首个基于混合式教育模式的学位项目——“数据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项目。项目将于2015年秋启动第一次招生,2016年第一批学生进入该项目学习。该学位项目将依托“学堂在线”平台的数据科学与工程专业在线课程组,强调线上与线下、学习与实践的高度融合。该项目还将突破传统专业硕士学位的招考和培养模式。在招生录取环节,将依据在线课程学习的大数据选拔录取人才;在培养环节,将把传授基本知识的环节,从校园课堂转移到在线课程;在线下的课堂环节,将进行问题导向的师生交互研讨和系统的专业实践。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表示,“从一门一门课程的学分认可,发展到混合式教育模式基础上的学位授予,这是个富有改革意义的模式创新”。他还指出:“认为在线教育仅带来便利而妥协质量,这是对真正意义上的混合式教育缺乏正确认知而产生的一种误解。”[24]
的确,市场呼唤高质量低成本的产品。佐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学院的MOOC硕士项目、清华大学混合式教育模式的学位项目——“数据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项目,不如早期MOOC那样“巨大”,也不是“完全开放”,但它们是高质量的新型的学位教育。可以说,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清华大学这两个MOOC学位项目的创设,使MOOC与传统大学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融合。
三、MOOC与大学的未来
MOOC将如何改变传统大学?数字时代,大学的未来发展方向将是什么?笔者认为,MOOC的出现当然并不像有些教育人士所认为的那样,只是“一个巨大的在线屏幕”,与传统大学的课堂教学没什么区别,MOOC的出现其实表征着传统大学在数字化时代发展的一个方向和演变方式。从上述的变革中,我们已经可以窥见传统大学是如何拥抱MOOC,是如何主动地与学校之外的组织跨界合作创设新的教学方式的。可以说,MOOC与大学的融合预示了数字化时代大学未来发展的几个趋向:
1.大学的虚拟化
MOOC的产生标示着数字化时代大学的数字化生存方式。正如英国开放大学校长所言,MOOC平台上的一门门课程就好比传统大学的一个个数字门店。[25]可以说,MOOC将实体的大学虚拟化,“如何在线”是每一所大学必须考虑的未来发展战略问题,因为这关涉大学的生存。MOOC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而“连接一切”是互联网的本质,它以其开放性、大众性、交互性、时空跨越性与技术上的便利等优势,重新定义了人们的交往方式和生存方式,而这将重塑大学教育服务的组织方式。大学通过MOOC平台及其在线课程获得了一个虚拟世界的身份,与世界范围的学生建立了新的关系,从而获得了互联网时代数字化的、虚拟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2.大学课程的在线化
今天已进入互联网时代,在线学习将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趋势,为满足学生数字化学习的需求,大学必须提供更多的在线课程,一些传统课程,尤其是那些导读性的基础课程很适合在线化。美国密西根大学教授詹姆斯·杜德斯达(James J.Duderstadt)和弗瑞斯·沃马克(Farris Womack)在论著《美国公立大学的未来》中也指出,尖端的网络技术和互联网环境将教室从传统空间、时间约束中解放出来,使每个人都可随时随地学习。新生数字一代不会对大学传统的四年制教学模式、课堂教学以及直线式的、连续的教学方式忍耐太久,他们的学习是高度非线性的,他们不习惯也不愿意按部就班地学习,他们更习惯以自己的方式选择时间、进度以及内容来学习,这就要求大学必须提供新的课程与新的教学方式。[26]
3.大学课程的模块化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无线WiFi等技术为人们提供了无所不在的学习环境,泛在学习、移动学习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学习方式,而移动学习最显著的特点是时间的碎片化、知识的碎片化、学习的碎片化。为适应学生的学习,大学必须提供更加灵活、更加便于学生选择的课程设计。2014年7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公布了报告《麻省理工学院教育之未来》(The Future of MIT Education),规划了MIT截至2020年的学校发展战略。其中,MIT在教学领域所进行的最重大的改革便是要充分利用edX的MOOC平台开展在线教育,将学期制课程变革为模块化(moduar)课程。报告指出,在线课程要尽可能满足学生模块化学习方式的需要,一些学院的课程将会被分解成更小的模块。“一个‘类’的观念可能已经过时。这在许多方面已经反映了在校学生的喜好。‘类’的分拆也反映了一个更大的社会趋势”——就如其他媒体产品一样。[27]
4.大学教学的规模化
MOOC平台的产生使大学有了数字化存在的方式,使传统教学突破了班级制的校园教室教学限制,第一次实现了全球范围内的开放办学,实现了几万人规模化的网络平台教学。这将极大地提高教学在大学的学术地位,也将为大学带来新的经费增收途径。这将重组大学的教学流程,创新大学的教学组织结构,从专业的设置、课程内容的确定到授课与学习方式的设计以及过程管理,大学与社会其他组织、企业的跨界合作也将越来越多。
5.大学教学的个性化
MOOC平台不仅是一个课程平台,同时它也是一个规模巨大的数据收集平台,MOOC平台收集的学生在线学习过程中的大数据,经过分析,可以使大学实现高精确度的个性化学习服务。在美国,田纳西州奥斯汀州立大学的学生可以通过“学位罗盘”(Degree Compass)软件的推荐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课程,教材可以基于算法订制;在亚利桑那大学,每个学生可以拥有自己的“电子顾问”来制订个人的学习计划。而且,这些个性化教学技术的应用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大学教学未来的发展趋向是在线教学、在线与课堂混合式教学将成为常态,教学将更加强调以学生为本,从“以教学为中心”转变为“以学习为中心”。[28]
今天的网络社会,已进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信息技术改变了人们的生存方式,改变了人们的学习方式、改变了知识的生产与传播方式。信息技术的力量已使“互联网+”成为一种颠覆传统行业的动力,推动着传统行业的转型与升级,教育行业也不可能例外。展望MOOC的发展,有人预言“传统大学的消失”,这当然是关于MOOC的一种神话。但我们应该认识到:“大学在由技术引起的其他社会变化时期生存了下来,而且基本的结构和活动都完好无损。但是由进化性的信息技术引起的变化则不同,因为它们影响着知识的生产、保存、合并、传播和应用等大学基本活动的本质。更重要的是,由于信息技术改变了人与知识的关系,它可能要对大学等以知识为基础的机构产生深远的影响。”[29]因此,我们可以认为,MOOC与大学的融合为大学未来发展提供了数字化时代的发展方向和途径,从MOOC的发展与演进,我们可以看到,新的技术是如何改造和重塑大学的结构、组织与功能的。
作者简介:曾晓洁,女,四川绵阳人,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师,副编审,北京 100875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5年第8期 作者:曾晓洁
 

标签:Moocs
分类:e课程与教学|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6/2/27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2948.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