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教改交流】第十八期 什么是教学学术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教师如何做研究》慕课课程教学材料
教学学术的概念是由美国学者博耶在1990年提出的。当时的美国高校存在着将科研与教学对立,重视科研,轻视教学的倾向。学校对教授评价重点放在科研而不是教学上的做法,促使了教授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申请科研项目与承担课题中去。教授如果没有发表一定数量和质量的科研成果,则很难拿到终身教职。教师工作重心的偏移使得本科的教学质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针对此种现象,博耶在题为《学术反思:教授工作的重点领域》的报告[1]中反思了大学应当承担的职能和教授应当承担的工作,扩展了对学术内涵的理解,加入了教学学术的概念,以强调教学在教授的学术工作中的重要地位,试图破除“教学非学术”的刻板印象,使教学工作得到应有的尊重与重视。
博耶认为,学者的主要工作不仅在于从事原创性的研究,也要关注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连接,并将个人的知识有效的传递给学生。因此,教授的学术不应当局限于专业的研究,而是包含了彼此区分,又互相重叠的四个部分的内容,即探究的学术(scholarship of discovery),整合的学术(scholarship of integration),应用的学术(scholarship of application)和教学的学术(scholarship of teaching)。“探究的学术”最接近于我们在传统意义上理解的“研究”,目的是为了发现知识。“整合的学术”意指在孤立的事实之间建立起广泛的关联,将其放置在一个更广阔的领域背景下,以生成新的意义,对应着知识的整合。“应用的学术”则是指通过对知识的应用,以建立理论与实践的连接。”“教学的学术”则是指知识传递的学术,是从专业性的角度来看待教学,而不是将教学作为一项简单的人人都可以掌握的技艺。教师必须在对自己所讲授的领域有深刻全面的认识的同时,能够将自身的理解转化为学生的学习。作为延续人类知识的重要手段,教学所具有的专业性与学术性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博耶提出的教学学术的概念得到了学界的积极回应。虽然,博耶本身没有对教学学术的概念做出清晰的说明。但教学学术的具体内涵在之后的讨论中得到了深化。这些讨论在教学学术的一些基本的特征上达成了共识[2]。教学不应当被看作是传递知识的简单技艺,而是教师通过对教学实践的持续性的反思与探究,构建学科教学知识体系,促进自身专业发展的学术性活动。在教学学术的语境下,教师的教学工作不能只停留在解决实际问题的层面,而是要对这些出现的问题进行系统的探究的分析。这意味着教师要尝试从研究者的角度来看待教育实践中的一些现象,从中抽取出值得思考的问题进行反思与系统的研究,并通过阅读相关的文献以获得理论上的指导。
除了个体的反思与探究之外,教学学术还具有的重要特征就是公开的评议与同行的交流。教师的成果与经验要通过公开的评议与交流,形成可以被共享的知识,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教学研讨会,教学学术的期刊或会议都能够实现这种效果。公开评议与同行交流的背后蕴含着学术共同体的思想。这一点可以从舒尔曼对教学学术共同体[3]的描述中得到体现。舒尔曼认为教学之所以没有能够在大学中得到重视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教师将教学看作是个人事务,将其排除在公共的讨论与交流之外。缺少了可以共同讨论和交流的内容,教学共同体也就很难形成。缺少了可以促进教学持续发展的共同体,教学也就很难在大学中获得应有的重视。所以,如果想让教学在大学获得应有的重视,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让教师公开自己的教学活动与成果,交付同行的评判与审议。教师的个人经验在与同行的交流与反思中可以形成共享的知识。这些共享的知识可以看作是“共同体的财富”(community property),在促进共同体更好的发展的同时,也促进教学知识本身的发展。由此可知,公开的评价与同行的交流是教学学术的重要特征,共同的组织与活动是教学学术发展的基本保障。
此外,教学学术的发展离不开制度化的环境。考虑到教学学术对学校教学质量和教师专业发展的促进作用,学校通常会通过一系列的制度手段,为教师提供适宜从事教学学术的环境,如设置教学发展机构、修订教师评价方式以及提供教学研究项目资助等,以促进教师的教学学术发展。
总的来说,“教学学术”的提出是为了让人们认识到教学在高校教师学术工作中的重要地位,教学所具有的专业性,以及从事教学探究的必要性。围绕教学实践中的问题进行系统的研究,和公开的交流评议是教学学术活动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公开的评议和交流可以依托于学校层面的教研活动,或是期刊会议等以获得常态化的发展,以扩大教学学术的影响力。教师们也在参与这些活动的过程中形成了有着共同目标与话语的学术共同体,为自身的专业发展创建共同学习的环境。
参考文献
[1]Boyer E L. Scholarship Reconsidered: Priorities of the professoriate [R]. New Jersey: The Carnegie 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Teaching.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0, 15-25.
[2]侯定凯. 博耶报告20年:教学学术的制度化进程[J]. 复旦教育论坛,2010,06:31-37.
[3] Shulman L S. Forum: teaching as community property: putting an end to pedagogical solitude [J]. Change: The Magazine of Higher Learning, 1993, 25(6): 6-7.
额外推荐几篇文献供大家参考:
[1]王建华. 大学教师发展——“教学学术”的维度[J]. 现代大学教育,2007,02:1-5+110.
[2]王玉衡. 试论大学教学学术运动[J]. 外国教育研究,2005,12:24-29.
[3]袁维新. 教学学术:一个大学教师专业发展的新视角[J]. 高教探索,2008,01:22-25.
[4]綦珊珊,姚利民. 教学学术内涵初探[J]. 复旦教育论坛,2004,06:28-31.
[5]王玉衡. 美国大学教学学术运动[J].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6,02:84-90.
[6]侯定凯. 博耶报告20年:教学学术的制度化进程[J]. 复旦教育论坛,2010,06:31-37.
[7]魏宏聚. 厄内斯特·博耶“教学学术”思想的内涵与启示[J]. 全球教育展望,2009,09:38-41.
[8]王恒安. 继承与超越:从“教学学术”到“教与学学术”的嬗变[J]. 教育探索,2015,12:8-12.
[9]何晓雷. 西方大学教学学术研究:历史发展与演进[J]. 外国教育研究,2016,01:3-16.
[10]吴义昌. 行动研究:教学学术的研究范式[J]. 教育探索,2016,04:6-10.
 

标签:教学改革翻转课堂
分类:学术研究|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6/9/11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3072.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