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走进信息化教育。

未来简史究竟在讲什么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

未来简史的核心是要告诉我们未来极有可能是什么情况,然后我们才能做好迎接和应变的准备,可能不为我们自己这一代,而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虽然文中并没有明确告诉我们该通过何种方式升级自己,但消极被动、无视和无知肯定是不对的。
作者通过本书描述的“未来属于人工智能和神人”,神人就是通过生物科技升级了肉体,通过人工智能融合技术加强了智力的“超人类”,他们将和“无意识、无处不在的、自我进化、自我升级的人工智能算法系统”一同统治人类。
为了更好的理解人类的未来,我们需要用最新的科学认知来审视人类社会的过去和现在,重新思考生物的本质,人生的意义和幸福的真谛,意识和自由意志,宗教和伦理道德,科学和人文主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影响我们生存和生活质量的核心概念,本书非常跨界、跨学科、跨时代。
从猩猩进化到智人我们的DNA只有微不足道的1.5%的变异,但却累积了如此巨大的优势,统治了整个星球。人类目前的胜利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弱化了个体,增强了整体。所以单个人类的荒野生存能力与单个猩猩无法相比,但人类集体的力量却胜过所有地球的物种。这里所指的个体弱化,其实也是相对的,一部分生物机能如肌肉和视听等感知的弱化,同时也伴随着另一部分智力、协作和使用外部工具能力的强化。未来社会,大部分人会变成无用阶层,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结合万物互联的大数据,代替人类从事了99%的经济活动和军事对抗,可能只有1%的精英在未来是有其自身价值的。
这个接管我们的人工智能系统,既可以是无数的各司其职的、物理上独立的机器人,又可以是一个无形的智能算法网络,这就是“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个大系统的威力,他们既是一个整体,又是无数分散的个体,他们共享一个全球超级大脑(计算资源),一套完整包含世界万物数据的网络(存储记忆),一旦形成将无法被摧毁。这个人工智能网络比我们人类有机生命组成的网络要强大和稳定的多,能够适应未来更加严峻的外太空环境。
我们自身的决策和选择也会依赖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就算最后那决策按钮还在我们手里,其实我们会选什么早就被通过“行为设计学”以及其他科技引导了,我们只是按下按钮的傀儡。“按下按钮”这个动作也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的假象。所谓的独立意识和自由意志,其实早就通过一系列精确的,针对个人的欲望、喜好和性格特征的外部事件做了环环相扣的方案,你所看到的和听到的甚至闻到的一切,都是被未来社会的这一整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统治系统”给精心设计过的,目的只为了一个:“让你做出对整个系统有利的决策,而且让你心悦诚服,让你无比开心幸福的按下每一个决策按钮”。
你虽然是被操控的,
可你内心是无比喜悦的,这并不矛盾。
虽然99%的人会成为无用阶层,但是我们今天大可不必杞人忧天,每一个时代的人、每一个物种都有一套机制让他们安于活在当下,做自己而不是总想着物种跨越或者时代穿越。任何事情、任何物种,都是优劣对冲的,未来人看不上我们今天的智人;我们今天的智人也不想做未来人,我们不想退化一些明确已经拥有的感知能力,而增加一些未知的运算和连接能力和体验。现在就挺好的,啥都别改变。
未来的“无用阶层”是否会成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以及少数精英支撑的社会系统赡养的一群只需要“活着打卡”的肉体傀儡?我不知道,作者也没说。他只是建议大家好好读书,好好努力,升级自己,成为那1%,可他并没有告诉我们如何才能成为那1%的精英,难道都要去自己写代码,做算法,成为一流的算法设计师吗?反正不管怎么努力,也只有1%的人可能是有用的。
未来的无用阶层,是否会被机器人消灭掉,看起来也没那么悲观。因为机器人的智能会飞速发展,但是却没必要产生意识和情感。没有意识和情感的机器人,看待无用阶层的人类,其实是无感的。除非无用阶层的人类挡住了他们去实现“另一部分做算法的精英给他们设计的目标”,否则,消灭无用阶层的人类对机器人来讲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任何物种,包括机器,都有个活着的意义,做任何事情,总是要问为什么。虽然可能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但这不代表我们不需要这个答案。人类从有智慧的第一天开始就在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很多脑裂病人的试验中,我们认识到了大脑的一部分运作机理,很有趣的发现是,不管我们做什么决策,有什么行动,我们的左脑总是负责为这个决策和行动编制一个逻辑自洽的理由,即便左脑根本没有参与这个决策。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活着的真正意义”但却依然快乐的活在地球上的秘密。原来大脑只是生存的引擎,并非真相的探测器。我们一直以来所理解的生命的意义,无非是左脑的强词夺理。可能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寻找活着的意义吧。
如果真的要消灭无用阶层,其实并不需要肉体上消灭已经出生的、活着的人。对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系统这个接管未来世界的“新统治者”和“所有人类个体决策幕后真正的主使”来说,他们几乎是永生的,人类一代区区100年对他们来讲简直可忽略不计。所以如果无用阶层成为了“人工智能统治者”的拦路虎,必须被消灭掉,那么他们只需要做一些很小的设置和引导,那么我相信未来的人类就会自己“莫名其妙地”停止繁殖,只顾享受当下的一切,用不了几百年,人类就从地球上消失的差不多了,不需要流血,不需要战争,这将会是我们的“自由意识做出的自主选择”,不是机器人灭了我们,而是我们越来越不想生孩子了,为此我们并不会感到羞愧或者有危机感,我们会感到很开心幸福,所有的感知都是可以被提前设计和操控的,但是我们感觉不到感知被操控这件事。
就算我们通过别的途径看到了真相,我们也会选择性麻木,我们的左脑会自动编制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我们坦然开心的活下去,反正生孩子是不想了,甚至能力上也做不到了,但是自己这一生可以活得开心、幸福。因为那些让人类开心的感知和感觉都将成为商品,在超市里直接买到,可能是个“电极头盔”,也可能是一些药片,想要任何情绪和感觉,下单就好了。甚至电影《盗梦空间》中提到的场景,也未尝不可实现。
如果作者对未来的描述是真的,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在我们今天看来好像很恐怖。但反过来思考一下,我们今天的人类难道就真的是自由自在的吗,我们没有被操控吗,维持现状就没有危机了吗,我们已经搞明白了活着的意义和幸福的真谛了吗?
其实,我们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自由,也不知道活着的真正意义,更没掌握幸福的真谛。由于过去我们太过于缺乏科学认知,所以我们一直惯性地活在前人虚构的“意义”中,不管科学的进步速度如何,我们做决策的伦理和道德依据,追根问底都是前人定义的,他们根据臆想中的上帝(神)旨意制定了各种各样门派的“伦理道德和行动指南”,谁知道前人在制定这些宗教教条教旨教义的时候,是否夹杂了当时统治阶层和个人的私欲?一旦某个宗教或者价值观形成了共同认知,那么就很难轻易的被改变,会伴随着我们的子孙传承千秋万代。
每一次科技发现和宗教信仰矛盾的时候,总会伴随着巨大的牺牲和流血事件。而科学再发展也没有达到解释宇宙一切真相的程度,我们做决策还是离不开宗教的伦理道德指导。不管对错善恶是上帝规定的(宗教),还是内心的声音告诉你的(人文主义),本质上都不一定是宇宙真相,只是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类选择相信的不同故事而已。
历史的形成有无数的偶然事件,历史告诉我们的东西,有些是适合当下的,有些却早已错的离谱,但是因为社会共同认知的存在,我们很难轻易打破,我们跟父母的认知冲突就最好的展现了这种“共同认知”顽固。我们对同性恋的看法,各个民族和国家的婚姻制度,还有很多地区保持的非常传统的一些落后观念,我们很难轻易打破,要数代人的努力,甚至也需要外力的帮助。所以我们约定俗成的那些行事规则,我们是不是总要问个对错,我们是否可以真正意义上实现自由意志,独立决策不受干扰(来自微观和宏观的各种引导和强迫)。
佛洛依德说我们身体里有“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我”,本我代表的我们身体的基本欲望,食色性也,那些我们非常难以抵抗的底层欲望;自我代表着我们自己的意识(或者灵魂);超我代表着父亲和社会对你的期望(包括宗教和文化环境)。如果用《象与骑象人》的对比来看的话,本我是那头大象,有着自己的欲望本能和行动意志,难以驾驭;自我就是我们自己;超我可能就是我们骑着大象出发前,指导和教导我们的导师(父亲、学校、社会)在我们心里留下的哪些“认知”。
超我是我们脑海里记忆和想象的“形式准则、伦理道德、以及社会对我的期望”,因为没有一个“父亲”每天在你耳边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这种“约束和期许”都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在脑海里形成的一些“认知”,但我们的“认知”未必是对的。就像有时候,我们因为担心犯错而没有创新,老板训斥我们的时候,我们回答说“我怕你不让我做”,老板会说:“我说过我不让你做吗,你问过我吗?你没问过我怎么知道我不让你做?”,所以很多时候,“超我”是我们在脑海里臆想出来的一个“父亲或者上帝”的角色,这个臆想的角色一直在监督着我们,指引着我们。
所以,一旦我们对社会的认知有偏颇,我们臆想的这个角色就会发出错误的信息,阻止我们做应该做的时,或者没有阻止我们做哪些错误的事。我们要通过不断的阅读、学习、思考、实践来构建和优化这个“臆想的认知”,优化这个“超我”,超我可以是一个非常棒的教练,带领你快速进步,快速成长,适应环境,取得成就;超我也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差的继父,夺去你的勇气、打击你的信心、压制你的成长。
本我是动物的我。肉体驱壳的欲望不能忽略,吃喝拉撒都不能少,否则我们也去不到远方。我们可以试图用一生的时间去“驯化”这头大象,做到人象合一,但我们不可能用“蛮力”去控制大象按照我们的意图行事,这是不可能的。通常情况下,大部分人的一生是被大象的意志带着走的。
自我才是真正的我,所谓的“独立意志”指的就是去掉本我和超我之后,剩余的这一部分。如果能清晰的区分“本我”和“超我”以及“自我”,那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意志。能够听到内心中,哪个声音是“本我”发出的,哪个声音是“超我”发出的,剩下的声音才是“自我”发出的。可大部分时候,绝大部分人,“自我”总是处于受到了“本我”和“超我”的双重挤压的扭曲形态,很多人是没有自我的,更别谈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灵魂了。
灵魂到底是否存在,存在于哪里,我们依然不得而知。但科学的发现让我们相信,独立意识和自由意志,幸福感和满足感,归根结底都是人类大脑的一系列电化学反应。既然如此生命的河流就是一生的电化学反应构成的,内在体验如此;每个人类个体一生中能得到的一切,归根结底就是这一系列的电化学反应体验的叠加;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行为(输出),却构成了触发其他人内在电化学反应的(输入)。生物底层就是算法,基于有机体(碳)的算法和基于硅芯片的算法,本质上没区别,那么可以相信,硅算法总有一天可以和碳算法融合成一个新的生命(意识),而这个新的融合生命就是——神人(超人类),只有1%的人有机会升级为神人,而他们将和人工智能算法系统一起,通知未来的人类社会。
真的,细思极恐。
我们该怎么办呢?首先还是要认真读一下本书原著,自己找到答案。其次,根据我的理解,我能说的是:
时间是宇宙大爆炸的产物,是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指的熵增定律画出来的单向箭头,熵增定律的不可逆,这也代表着时间不可倒退。由时间限定了上限的“注意力”是我们每个人唯一的稀缺资源。生命在倒计时,一定要把有限的“注意力”投放在重要的、有意义的、可以带来满足感和成就感的事物上。因为生命的真谛是内在化学反应带来的不同体验,幸福的意义在于这一生可以实现多大的进步和跨越,这也是满足感真正源泉。认知迭代、加速进化吧,时间不等人,未来已来。至于进化的结果,唯有让其发生,否则不可预测。
未来,从来就是不确定的。
最后,我补充一下,将来做无用阶层也没那么可怕,该吃吃、该喝喝,无用阶级也未必就会被淘汰,因为我们的基因中只有不到10%的DNA序列参与了编码蛋白质或者酶,剩下90%的“无用片断”没有任何表达,甚至科学家称之为“垃圾DNA”。所谓的无用可能是我们人类自己愚昧没有发现其具体作用和表达而已。我们相信自然选择的力量,真正无用的一定会被淘汰。所有物理定律都遵循一个“最小作用量”原理,简单讲就是宇宙不会做无用功,所有物理现象都是用“最节省的方式”实现的,就像光只会走直线一样。几何光学反射定律中,出射角等于入射角,因为它所走过的路一定是所有路径当中路程最短的那一条。
一切存在都是有意义的,
我们不找不到这个意义不代表没意义。

http://www.sohu.com/a/125208139_355060

标签:读书
分类:休闲时光| 发布:曹殿波| 查看: | 发表时间:2018/5/15
除特别标注,其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息化教育 http://www.xxhjy.com/
本文链接:http://www.xxhjy.com/cdb/3200.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请您记住我们的地址:http://www.xxhjy.com